灵异中文网 > 白毛仙姑 > 第44章 母子相见

第44章 母子相见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白毛仙姑最新章节!

    约定带庄加去见大姐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吃完中午饭,白毛仙姑和青云仙姑一起离开了清水观。

    她们先来到了城南庄带上了三姐,接着又来到了县二中。白毛仙姑让青云仙姑和三姐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走进了教学楼。来到高一二班教室门前,她看到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站在门口。男的肩上扛着一个摄像机,女的手里拿着一个话筒,不用问准是电视台的。她以为这两个人和自己没关系,就准备推教室门。

    那个女的走过来说:“你是白毛仙姑吧?”白毛仙姑转过头来,那个女的接着说,“我们是云霞县电视台的,我们知道了你寻找外甥的事,所以特意赶过来进行采访,可以吗?”

    这倒是个新鲜事!白毛仙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接受过采访,可以让他们采访吗?她脑袋瓜迅速地转着:因为寻找外甥的事接受采访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反正就是宣传一下这个事呗!当年外甥丢的时候轰动了全县,现在找到了外甥也应该让全县人民知道。想到这便点着头说:“当然可以了!”她看了看女记者,“我现在要接外甥去见大姐,你们准备什么时间采访呢?”

    “这样吧!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跟没有我们一样,我们跟着你进行摄像,把你们带着孩子去见妈妈的过程全部拍下来。”女记者认真地说,“你就做你的事,千万不要管我们。在没事的时候,咱们就随便聊聊。如果聊不完,完事后再接着聊。”

    “我明白了!”白毛仙姑说,“那现在我就从那边走过来吧!”看见女记者点着头,白毛仙姑退回了二十米,然后从新往这边走过来。

    那两名记者开始了全程拍摄。

    白毛仙姑推开教室门,看到庄加往这边看,于是跟他招招手。庄加走了出来:“小姨,咱们走吗?”他连看都没看那两名记者,很有可能记者已经跟他交代好了。

    白毛仙姑拉着庄加的手小声说:“咱们走吧!”说完领着庄加往楼外边走去。边走边问:“铁石,你现在是什么心情?”

    “我现在感觉一切都很新鲜,”庄加抬头看了小姨一眼,“我怎么突然变成了一个被拐卖的孩子,又多了一对亲生父母?可是这些我过去一点都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也没感觉怎么样。只是觉得我的亲生父母遭受了很大的煎熬,我的养生父母又增加了许多担心。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人。

    白毛仙姑觉得这个孩子挺懂事的,在这种大事面前想到的全是别人,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是受害人呢?

    他们俩走出了教学楼,来到了青云仙姑和三姐身边。白毛仙姑小声说:“你们那也别看,电视台正在摄像呢!你们跟着我走就行了。”说完便拉着庄家的手腾飞起来,青云仙姑也拉着三姐的手跟着飞了起来。飞了二三百米后,他们又一起返回地面。

    女记者笑着说:“你们表演得很好!完全可以当演员了!”她笑了笑,“下一站去哪?”

    “县城西北的土坡村。”白毛仙姑说,“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她指着师傅和三姐,“这是我的师傅青云仙姑,那是我的三姐万平。”

    女记者笑呵呵地与青云仙姑和万平握手,然后说:“这样吧!青云仙姑带着万平飞过去,你和外甥搭我们的车去,在路上顺便可以聊一聊。我们在村口见面,然后在继续摄像。”

    白毛仙姑和庄加先到旁边的商店里买了点心和水果,然后回来跟着女记者上了他们的车,男记者开着车出了县二中的大门直奔土坡村。青云仙姑拉着万平的手腾空而起也向西北方向飞去,很快,她们俩就先到了土坡村,在村口降落下来。过了一会儿后,记者的车也赶到了并停在了村口。

    白毛仙姑和庄加拿着点心和水果下了车,然后和师傅、三姐一起向大姐家走去,两名记者在他们周围跟着继续摄像。

    快到大姐家门口的时候,大姐穿着一身红衣服颠颠地跑了过来,并且不停地喊着:“铁石,铁石,妈妈来了!”

    白毛仙姑对铁石说:“这就是你的亲生母亲!精神病还没好,你要热情、亲切地对待她,这样会促进病情的好转。”说着往前推了一把庄加,他迎着母亲跑了过去。

    本来,铁石是有点害怕精神病人的,听小姨这么一说,也不管那么多了,迎着母亲飞跑了过去,一头扎进了母亲的怀抱,并大声喊着:“妈妈!”接着呜呜地哭了起来。

    “铁石!”大姐一把搂住了跑过来的铁石,也跟着放声大哭。

    白毛仙姑拦住了大家说:“让他们哭一会儿吧!哭声会带走心头的苦楚,哭完了,一切就都过去了!”

    女记者拿着话筒跑了过去进行着同期录音,男记者不停地转换着拍摄角度,他们觉得这个拍摄效果简直太好了!

    哭声渐渐地小了。白毛仙姑带着大家一起走过去,并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毛巾递给了大姐说:“孩子找回来了,这是多好的事呀!快别哭了,擦擦吧!”说完也递给了庄加一条毛巾。

    大姐还是抓着庄加的手说:“再让我好好看看,”她仔细地看着庄加的脸,“你是铁石吗?怎么眉心没有痦子?”

    白毛仙姑就知道大姐会这么问,于是说:“那个小痦子在他三岁的时候,他养父带他去医院给烧掉了。”

    大姐又扒开了庄加的上衣:“哎,怎么胸心上也没有痦子?也给烧掉了?”她好像怀疑起来。

    “那两个痦子是一起烧掉的!”白毛仙姑说。

    “可是也没有疤痕呀!”大姐转过头来对白毛仙姑说。

    “现在的医疗水平都提高了,可以不留伤疤!”白毛仙姑呵呵笑着,“这个你就放心吧!我都问清楚了!”

    大姐一下又搂住了庄加,振振有词地嘟囔着:“我的儿子,你终于回家了!咱们十五年没见了,你就不想妈妈吗?妈妈可想死你了!为了你,你的姥姥离开了家!你的小姨上了清水观,你妈妈被病魔缠住了。这回好了,你回家了,病魔就被吓跑了!妈妈的病很快就好了!”

    “妈妈,你没有病啊!”庄加看着妈妈说,“你很正常啊!”

    大姐擦了擦眼泪,又拿着毛巾擦了擦鼻子,然后呵呵笑着说:“我没有病,病魔已经被赶跑了!一切都正常了!”

    白毛仙姑有点奇怪:大姐的精神好像真的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