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白毛仙姑 > 第34章 终于想起来了

第34章 终于想起来了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白毛仙姑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从大姐家出来又出了村,白毛仙姑和三姐都很兴奋。她们觉得大姐在见到万平以后精神上好像恢复了一些,能够和人正常地交流了,说话也靠点谱了,让人感到很欣慰。

    就冲这一点,白毛仙姑也不能放弃找孩子。她又暗暗地下了决心: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外甥铁石,让大姐的病彻底好起来。

    白毛仙姑带着三姐回到了二里庄,然后跟三姐约好明天上午十点钟在城南庄三姐夫家见面,三姐和三姐夫去看书生叔,白毛仙姑利用手机在家里收听,最后根据谈话情况再做出新的安排。

    之后,白毛仙姑便独自一人飞回了清水观。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白毛仙姑准时敲响了三姐夫家的大院门。三姐打开门让白毛仙姑进了院子,然后又给她安排在客房里休息,并说一会儿就给她打电话。

    三姐和三姐夫拿着喜糖喜烟喜酒走出了院门,来到了住在前两排房的书生家。三姐夫按响了门框上的门铃,很快院子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呀?我正在做饭呢!”

    “婶子,是我,我来看看您和二叔。”三姐夫说。

    “好!等一会儿啊!”二婶回答说。稍过了一会儿,院子门打开了,“快进来,我正在给你二叔做饭呢!”

    “二婶,您忙您的去。”三姐夫赶紧说,“让万平和您一起忙活吧!”

    “我熬了点菜粥,已经弄完了,先晾一晾。走吧!进屋吧!”二婶招呼着他们俩进屋,并带着他们走进了客厅。

    落座后,三姐夫把一袋喜糖、两条喜烟和两瓶喜酒放在了茶几上说:“也没什么带的,这都是喜糖喜烟和喜酒,给您家也捎点喜气。”

    “都是一家人,不用那么客气!”二婶高兴地说。

    “我二叔的病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干脆找一个保姆帮您照顾二叔多好啊!也不用整天的,就是白天在这就行。”三姐夫很关心地说,“那样您还能轻松点。”

    “我也想这个事了,可是谁愿意干这个活呀!”二婶摇着头。

    “这个事您交给我吧!回头我帮您找一个,您说给多少钱合适吧!”三姐夫真是大包大揽,这不是为了让二婶高兴吗!

    “工资尽量少点吧!两三千块钱就可以了。”二婶琢磨着说。

    “行,我就按这个价钱给您找着,如果不行再说。”三姐夫说。

    二婶看了看三姐说:“万平还挺好的,来这适应吗?不适应也没关系,慢慢就好了!”

    “挺适应的!家里人都很照顾我,而且也没那么多讲究,挺好的!”三姐呵呵笑着说,“咱们都是县城附近的人,习惯也都差不多。”说完,她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我去接个电话。”说完便走出了门,给白毛仙姑拨了电话,然后拿着手机又进了屋。

    三姐夫知道她的手机已经处于通话状态,于是跟二婶说;“二婶,我们家也有一个事,您看能不能帮上忙?”

    “什么事啊?”二婶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话哪说哪了,在外头咱也不说。”三姐夫看着二婶,“我媳妇的老家是土石村的,她的外甥十五年前刚半岁的时候在老家被过路的人贩子给偷走了。结果老妈一气而亡,大姐神经失常,小妹被迫上了清水观,这一家真是家破人亡。”顿了一下,“昨天我媳妇和小妹见了面,并且回老家去了一趟,还告诉说已经了解了两个贩人团伙,他们都知道这件事,但是都没有做这件事。所以她让我们问问您,看看知不知道这件事?”三姐夫怕二婶多想,又补充说,“她们就是想找到外甥,只要找到了,别的什么都不管。这一点您尽管放心!”

    二婶犹豫了一下,接着说:“这个事可能书生知道,我好像听他念叨过,但他现在这个样了也没法问了,具体的事也说不清了!”

    “咱们县有三个贩人团伙,那两个团伙都说,这个孩子是让二叔给抱走的,但是不知道他给谁了!”三姐夫轻轻地点了一下二婶,那意思是:别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二叔的事在咱们县也算是出名了!

    “是呀!他要是不出交通事故就没事了,他准能告诉你,可是现在他不记事了,没法告诉你们了!”二婶还在为二叔辩解着。

    “哪还有谁知道这件事,如果有知道的叫过来问问也可以。”三姐夫继续提建议,“不可能就他自己知道这件事啊!”

    “这件事当时轰动全县,知道的人很多。再说,这件事不可能就是书生一个人办的,一定还有其他人帮忙。但是具体有谁帮忙我也不知道!”二婶继续回避着说。

    “那您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您要是知道的话就赶紧说出来吧!我们都在等着这个信息呢!如果您有立功的表现,将来早晚会有用的!”三姐夫这句话可能说到了点子上。

    二婶犹豫着慢慢地抬起头看着三姐夫说:“我想起来了”

    “真的想起来了?太好了!您快说说!”三姐夫顿时高兴起来。

    “书生说过,那个小男孩当天就给送到了咱们县最南端的平原村,交给了这个村的一个富裕户,他们家开了一个皮箱厂,在村里首屈一指,好像姓庄,人们都叫他老庄。”二婶说得很清楚。

    最兴奋的还是待在三姐夫家里的白毛仙姑。

    白毛仙姑正躺在床上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对话声,突然听到手机里传来了二婶的那段话,啪的一排床板坐了起来:“太好了!终于说出来了,平原村的老庄家,也就是皮箱厂的老板。”

    “您在想一想,不会有错吧!”手机里传来了三姐夫的话,“说错了和说对了效果可完全不一样,你在想一想,千万可别出错!”

    “不会错的!”手机里有传来了二婶的声音,“平原村的老庄家,也就是庄老板家,没错,孩子就交给他了!”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跟着一起去的!那还会错?”

    “噢。那就没错了!”三姐夫好像有意大声说,手机喇叭都发出了噼啪声,“那我们再去看看二叔吧!”刚说到这,手机断了。白毛仙姑知道三姐关机了,于是也关上了手机。

    三姐和三姐夫跟着二婶来到了另一间房,看到二叔躺在一张双人床上,两只眼睛睁得很大直愣愣地望着天花板。他脸色很白,几乎没有一点血色。两人走过去站在了床边,三姐夫说:“二叔,我和万平来看您了,您好好养病,争取早日康复。”

    二叔听到这边有声音,慢慢地歪过头来,看见了大侄子,面无表情地眨巴了一下眼睛。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