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重生一九零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战略战术的改变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战略战术的改变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重生一九零二最新章节!

    太阳升起很高,细小的云片在浅蓝明净的天空泛起小小的白浪,光的温暖和胜利的喜悦交流在一起,让人浑身舒畅。

    防城港口一片喧嚣,大小船只被动员起来,从远海的货船上把物资转运上岸。一艘小火轮冒着黑烟靠上码头,陈文强带着随从大步走上岸,与迎候的军官一一握手。

    “反清英雄王和顺,转战多年,令清军望风丧胆,陈某钦佩备至啊!”陈文强有意将会党英雄改成了反清英雄,王和顺加入复兴会时间不短,复兴会对会党的看法和评价他肯定知道,虽然他改变了许多,但这样说也免除了不必要的尴尬。

    “兄弟以前那是瞎折腾,入了复兴会才知道革命之真义,陈执委谬赞,兄弟实在是不敢当。”王和顺稍有些局促,毕竟在他心里,有些觉得自己来路不正,不比复兴会中那些根红苗正的人物。

    “以前是反清暴动,反抗不平;现在是革命起义,要改天换地。”陈文强温言鼓励道:“学习、进步、努力,这志向高了,行动也要跟上。总部对你可是寄予厚望,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是,我一定努力,一定不让总部领导失望。”王和顺颇为感动。

    “秋j,嗯,革命军中的第一个女尉官,我早就知道你的大名。”陈文强用力拍了拍王和顺的胳膊,点了点头,走到秋j面前微笑开口。

    “陈执委,您好。我也久仰您的大名。”秋j并不拘束,也是性格使然。

    “虚名而已,躲在后面,比不得你们上阵冲杀。好好干,革命军中要有女将军。复兴会中要有女干部,这也是你希望的吧?”

    “是的,男女平等,这是我的希望。”

    …………

    “陈执委,请进城吧!”葛智初伸手相让,笑着说道:“有了援兵。又有巨量的物资,革命军急着大展拳脚,就等着您来布置指挥呢!”

    “有吴帅在千里之外的运筹帷幄,军事上的活儿还要你们这些专业人才来干哪!我呢,就在旁边参谋参谋。”陈文强边走边笑着说道:“防城的情况如何,收获大不大?”

    “钱粮倒是还算不少。”葛智初介绍道:“再晚些时候便要押送府城,咱们可就得不到什么了。”

    “就是要打这样有收获的仗,没有钱粮,拿什么招兵买马?”陈文强沉吟了一下。说道:“钦州那边呢,有没有什么动静?”

    “还没有情报传过来。”葛智初也不太确定地说道:“四面围攻,很可能没跑出去报信儿的,但这个,也不好说。”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如果要打钦州的话,被活捉的防城知县倒是主动出谋划策,就是不知道可不可信。可不可行。”

    哦,陈文强略微惊咦了一下。但随即又平静下来,分辨真假呀,这个可是自己的强项。

    历史上,同盟会发动防城起义后,知县宋鼎元确实主动献计,要帮义军拿下钦州。但北辰派来的梁少廷为报私仇。却杀了宋鼎元的满门。而史书上是如此记载的“起义军占领防城,擒杀知县宋鼎元及其幕僚眷属十九人,民众无不拍手称快。”

    拍手称快倒有可能,反正老百姓看见当官的、有钱的倒霉,多半会高兴喝彩。但要说宋鼎元真的伤天害理、罪无可恕。理由显然不充分,何况杀其满门老幼,就实在有些过份。

    晚清的地方官本就是夹板中的老鼠,上面有赔款的摊派,下面有苛捐杂税下民怨沸腾的百姓,自己不贪就算是很不错了。

    是个顾念眷属的家伙,想保住自己和家人的性命是真,可若说是真的投身革命,现在却还谈不上。

    陈文强审视着知县宋鼎元,听着他的献计:革命军事先埋伏在钦州城外,另行分配一些士兵给他宋鼎元,再将一些士兵假扮成囚犯,他装作带着兵丁押解囚犯前往钦州。因为他是防城知县,钦州必然会放他进城,等进了城门口,再突然拿下守门的士兵,发出信号,革命军一拥而入,则钦州城可一举而下。

    “嗯,可行。”陈文强笑着点了点头,虽然计划还需要进行一些细节的完善,但这巧取钦州的办法确实可行。

    宋鼎元稍微有些放心,不停地偷眼地看着这位满脸大胡子的、鼎鼎大名的革命党。

    “我知道你是顾念家人的安全。”陈文强缓缓开口,直指宋鼎元的内心,“什么投身革命的假话不用再说,说多少我也是不会相信的。但你若有立功表现,比如帮助革命军拿下钦州,不仅是你的家人,你的性命也可保全。不仅是保全,我还会把你的家产还给你,甚至可以为你安排后路。海外、越南,送你全家到清廷管不到的地方,让你们安安稳稳地生活。”

    “谢谢大人。”宋鼎元眼泪都下来了,这话说得,太贴心了,这后路,想得太周到了。

    “起来吧!”陈文强抬了抬手,示意宋鼎元别跪了,然后转头对自己带来的周华和陈春吩咐道:“你们带他下去,大致就是这么个办法,胡混巧取,尽快把计划定下来。”

    虽然革命军中的军官都算是军校毕业,可那军校可不算太正规,学习时间也短,靠实战确实也能出个名将啥的,但那可需要时间。所以,陈文强还是比较相信集体智慧,参谋团或参谋部的体制也将在革命军中建立起来。

    “还有几个投降的清军将领。”葛智初眼见要开会的人员陆续到齐,便试探着建议道:“要不,等开完会再处置他们?”

    “先开会吧!”陈文强点了点头,“那些家伙先押着,现在还有钦州要抓紧打下来,暂时顾不上他们。”

    想在滇、桂、越边境地区长期坚持,且不是散兵游勇式的流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巡防营虽然战力低下。但优势在于人多,广西的能够抵挡,那广东的呢,从其他省调来的呢?总共就是这么一千五六百人,就算是能补充,也招架不住连续不断的战斗消耗。

    所以。必须要有长期坚持的策略,必须要有相应的战术打法,既能消灭敌人,还能最大限度地保存自己,并且能够不断发展壮大。而这种发展壮大不是忽忽拉拉地搞起几千甚至上万游勇、贫民,胜则鼓噪呐喊,败则四处星散。

    等到与会人员进入屋内,围着几张桌子拼成了大会议桌落座,墙上已经挂上了一幅大地图。每个人的面前也都发放了一本名为《长期斗争战略战术》的薄册子。

    “书呢,以后有时间看,现在主要是听我讲,有问题就提出来,我来解答。”陈文强的脸色郑重而严肃,满脸大胡子也遮掩不住。

    “我先给大家念下清单:火炮四门,炮弹……”

    众人静静地听着,越听越是喜悦振奋。又是枪,又是炮。还有手榴弹,子弹也充足得很,凭这些物资,革命军攻城掠地、大展拳脚可有了保障。

    陈文强的声音却没有令人兴奋激动的感觉,一气念完之后,停顿了一下。沉声问道:“除了这些物资,还有二十万银元。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可以痛痛快快地干一场,把广西搞个天翻地覆,把清军杀个胆战心惊了?”

    难道不是吗?众人互相交换着眼色,知道陈文强这么一问。肯定是有玄机,谁都不敢轻易作答。

    “不要忘了,总部对你们的要求,长期坚持,红旗不倒。”陈文强加重了语气,扫视着众人,“物资看起来很多,也确实不少。但这是供你们很长时间的消耗,下一次补充可能是半年,也可能是一年。等到总部费尽千辛万苦,再筹措出相当数量的物资和资金时,我希望你们还在坚持斗争,不仅如此,我更希望革命军已经发展壮大,而不是在痛快地折腾一番后,以散兵游勇的形式存在。”

    停顿了一下,陈文强继续说道:“你们是什么,是精英,是骨干,是最值得信赖,是复兴会苦心培养起来的忠诚部队。打个比方,总部是大脑,你们就是骨骼,坚强、硬挺的骨骼。一个人光有大脑,光有骨骼,还不算完整,还不算强壮,还要有依附骨骼的肌肉。现在呢,如何长出肌肉,希望就在你们身上。”

    大家都静静地听着,只有陈文强的声音在屋内回荡。

    “痛快厮杀,轰轰烈烈,当然是容易的,在座各位也都是殒身不恤、不怕牺牲的勇士,我相信现在的革命军战士也都是这样。但我要说,这是短视的,是不顾大局的,是看不到革命成功的。先前大家可能已经听到了些有关的言论,知道作战策略将有所改变,但如何的改变,大家心中并不十分清楚。”

    “在这里,我把以后军事行动的指导原则告诉大家,那就是:尽可能地保存自己的力量,消灭敌人的力量。有些同志可能要问了,那要何以解释战争斗所提倡的勇敢牺牲呢?每一场战斗都须支付代价,有时是极大的代价,岂非和保存自己相矛盾?”

    “其实一点也不矛盾,如果把牺牲看成是消灭敌人的必要,也是为了保存自己的必要,是为了全体的保存而必需付出的代价,大家就能从疑惑中解脱出来。简单地说:就是要以最小的牺牲来取得胜利。而胜利的评估将是全面的,不仅仅是杀伤多少敌人,还有缴获的物资,造成的影响,弥补牺牲损耗的有利条件等等。”

    “就依这次奇袭防城为例,可以说打得非常好,代价小,收获大,钱粮、物资是一方面,人员的损失也能很快补充,虽然新兵要经过训练和教育,但时间是我们等得起的。但有了一个好的开端,是不是就意味着要保持下去呢?我的意思是说这防城要不要长期占据,要不要把力量都集中在这里,抵挡闻讯而来的各路清军呢?”

    陈文强停了下来,用目光探询地挨个注视。

    “我觉得这与保存自己、长期坚持是背道而驰的。”葛智初思索着说道:“物资充裕,官兵英勇敢战,这固然是有利条件,但清军有多少,源源不断地前来攻打,我们只有这一千五六百人,能坚持到几时?”

    陈文强赞赏地点了点头,笑着对王和顺说道:“反清英雄,你说说当初武装暴动时有多少人枪,能与官兵周旋数年靠的又是什么?”

    “这个——”王和顺犹豫了一下,在陈文强鼓励的目光下想了想,说道:“当时人不少,枪却不多。官兵来了,打得过我就打,打不过我就跑,就钻山入林。这边官兵强,我就去那边;那边官兵难打,我就再去别的地方。”

    有人露出了笑容,或许是觉得王和顺说得太过通俗。

    陈文强呵呵一笑,说道:“避实击虚,声东击西,机动灵活,长途转战,令官兵疲于奔命,确实是很好的战术。如果要图个痛快,与清军正面交锋,固然是英勇无畏,可只怕一场硬仗下来,你的人马就要损失惨重,也就谈不上能坚持数年之久了吧?”

    “是的,凭当时义军的装备和训练,确实是无法与清军正面交锋的。”王和顺点头赞同。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与其孤注一掷,不如主动实行战场转移,避开强敌,打击弱敌,或拖得敌人分散开来,再伺机一一消灭。在全局来看,革命军是弱于清军的,因为清廷可能会调动广西、广东,甚至是其他省的军队来攻打;但在某一个局部,革命军的力量却可能占据优势,比如现在的防城、钦州,甚至是廉州,所以我们要主动进攻,扩大声势,获得缴获。但如果钦州、廉州有防备,清军既多,又是坚城时,我们就要避免攻坚所造成的损失,或诱敌出动,或转袭他地,再伺机歼敌。”

    “要根据形势的变化而改变作战计划,这是你们军官的责任,一定要做到。”陈文强突然加重了语气,目光也凌厉起来,“不管你杀死杀伤了多少敌人,不管你多么勇敢,只要是违背了总的作战原则,为了什么荣誉和战功而置士兵生死于不顾,那你就是冷血将领,不适合指挥作战,只配去当一名小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