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重生一九零二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访德

第二百七十三章 访德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重生一九零二最新章节!

    隆重壮观的海上校阅式进行了一小时二十分钟。回港途中,乔治五世国王及王后接见了率舰赴英参加舰队校阅的中国海军统领程璧光,并向其颁赠“加冕银牌”。

    为增进英国皇家海军与各国海军的交流,英方为所有参阅外舰指定了对应的陪访舰。担任海圻舰陪访舰的是英国皇家海军大西洋舰队旗舰威尔士亲王号大型战列舰。

    舰队司令官杰利科中将驻舰指挥,数年后一战爆发,杰利科升任舰队总司令,大败德国舰队,成为英国功勋卓著的海军名将。威尔士亲王号旗舰与海圻舰相邻而泊。当日晚,杰利科中将便在威尔士亲王号旗舰上,设宴招待程璧光舰长、汤廷光管带及官生以上人员。二十五日,程璧光也在海圻舰设宴答谢杰利科中将及威尔士亲王号旗舰舰长等。

    六月二十二日,即英王加冕典礼之日,英国皇家海军为庆祝这一重要历史时刻,也为了加深各国海军的友谊与交流,在朴次茅斯港举办了一次多国海军田径运动会。

    中国水兵在国内哪里组织过什么田径运动会,但事关中国人的面子问题,只好挑选数十名体格健壮者组织参赛队伍,由督导随舰出访海校见习生的编外大副任领队,走进了赛场。虽为即兴娱乐之举,但也堪称一项“国际赛事”,因此引得朴次茅斯市数万民众前来观战。

    在二百米跨栏比赛中,海圻舰信号兵孟广吉在连跨两栏后,被木栏绊倒,“仆地裂肤,流血满胫,仍奋勇到达终点,获得在场观者掌声如潮”。为此,在颁奖仪式上,中国队获得了大会主席的表扬。自此之后,中国海军便开始十分注重开展体育活动以提高学员的身体素质。

    1911年6月26日。完成赴英庆贺英王加冕大典外交使命的海圻舰,自朴次茅斯港外锚地启航,回到普利茅斯港补充煤水食物。两周后,再次沿英吉利海峡东行。穿过多佛尔海峡进入北海,驶抵纽卡斯尔港。

    纽卡斯尔市为英格兰东北部沿海工业重镇,著名的阿姆斯特朗船厂就坐落在该港。至此,海圻舰这艘远“嫁”中国的巡洋舰算是真正回到了娘家。在此,海圻舰停泊将近一个月。进坞更换舰内全部电线。

    而陈文强一行则换乘海容舰,沿海岸航行,于七月二日抵达德国威廉港,开始了对德国的正式友好访问。

    德国外长贾高尔带着一部分高官在港口迎接,并专门开来了一辆特制的花车,以示隆重。对于中美德三角联盟,德皇威廉二世似乎并未放弃希望,起码新中国最近的表现,让他感到扶持这位亚洲兄弟对德国很有利,不仅能牵制俄国。日后兴许还能抵制英日两国同盟。

    德国,欧洲中部最大的国家,这片土地饱受古典音乐的浸润滋养,散发着古典哲学的理性光芒。这里曾经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发祥地,以现代大学和科技发明闻名于世,也曾经是两次世界大战的策源地,以惊人的破坏力,伤害了世界,也伤害了自己。

    而这一切,都源于这个民族对长期分裂和战乱的集体记忆。统一和强大。成为德意志发展的最大动力。在近两百年来追求国家统一的曲折历程中,在这片一再让世人惊叹的土地上,曾经上演了怎样的悲喜剧?又给人怎样的启示和教训?

    对于德国在近代的崛起过程,陈文强认为对于现在的中国有特别的借鉴意义。更何况,现在的中国所能借助的力量少而又少,想独力抵抗日俄这两个强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德国在1871年的统一本身就是一个外交和国家战略的双重奇迹,值得人们,特别是中国人认认真真去研究和探讨。当时德国领土上虽然生活着古老的日尔曼民族。但却远远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因为大大小小的城邦国家散布在德意志的疆界内,没有一个统一国家的概念,德国人的船只航行在公海上没有自己的国旗,也没有一个政府可以有效地保护他们。德意志领土也常常是欧洲列强的游戏场,法国、丹麦和西班牙可以随意地在德国领土上发动战争,四分五裂的德国成为欧洲主要大国角逐的棋盘。

    看看,这与革命前的中国有多么相似,同样是列强环伺,危机四起。然而,德国得益于铁血宰相俾斯麦这位杰出的外交家和谋略家,其手段之高明、眼界之开阔和思想之深远,可以说是德国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普鲁士统一德国是通过三场战争来完成的,剥离掉战争及其琐碎复杂的细节后,人们可以立即发现这三场战争有一些不同寻常的特点,特别值得今天的中国政府去解读。

    这三场战争中普鲁士的对手分别是丹麦、奥匈帝国和法国,这三个国家是当时欧洲大陆上的强国,也是德国迈向统一路上的三头拦路虎。在每一场战争中,普鲁士的对手或潜在的敌人都分别为中立国甚至是普鲁士的同盟国。在一场战争结束后的下场战争中与普鲁士曾经交战的敌国却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普鲁士的铁杆同盟国。

    正是俾斯麦,表现出的百折不挠的精神令陈文强钦佩万分。他善用谋略,有狐狸一般的狡猾;他机敏巧妙运用一切外交手段,体现出高超的外交智慧;他善于审时度势,能准确把握稍纵即逝的战略机会,却从来不贪功冒进,深刻参透了过犹不及的道理。

    俾斯麦在每场战争前都作了扎实细致的外交工作,甚至不惜牺牲部分利益来稳住有可能让德国统一进程逆转的欧洲主要大国英国、俄国和法国,甚至不惜放下身段表现出媚英和媚俄的举动,对英国降低了关税,对俄国镇压波兰革命没有加以干涉,同俄国签订了友好条约。

    对于法国昏聩的拿破仑三世,俾斯麦则看透了他好大喜功、优柔寡断和鼠目寸光的特点,向他承诺普鲁士不干涉法国兼并比利时、卢森堡和德国西部的鲁尔区等。俾斯麦所作的一切都是要在每场战争中最大限度地争取其他大国的中立立场和不干涉,最大限度的孤立敌国,让敌国在欧洲陷入孤立无援的地步。

    最令陈文强感到震惊的是他看到的第一幅德国地图是1871年时的,那是俾斯麦才统一德国时候的地图。那时候德国的疆界跟今天略有出入,但大体上是一致的。这说明什么?从一战落败,再到二战崛起,又是惨败。经过一个多世纪的轮回,德国的疆界又几乎恢复如初。

    换句话说,铁血宰相俾斯麦执政期间完成了德国的统一,之后经历了几起几落,也经历了国家崛起、被瓜分、再崛起、再沉沦和三度崛起的大喜大悲。德意志民族在经历了百年的崛起和毁灭的大循环后,依然是原来的模样。

    陈文强对此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之中,之后,他从普鲁士以来的德国历史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对国家民族在理性道路上谋求国家最大利益的哲学有了更深的了解。

    “贵国的统一是个奇迹,贵国的崛起和强盛更是奇迹,纵观中德两国的历史,有很多相近和相似的地方,我们是来虚心学习并请求帮助的……”在抵达德国的首个欢迎宴会上,陈文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盛赞了德国对中国的支持和帮助,并高度评价了中德业已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并向德国工商业人士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投桃报李,以夷制夷,不管是出于何种考虑,陈文强的讲话给了此次访德定下了一个非常良好的基调,谦逊而朴实的作风也给德国人以非常好的印象。

    从建国之初,中国政府就表示出了对德国的亲近和依靠,重新延续了中美德三角联盟的设想。而就在不久之前发生的外蒙问题上,中国政府也表现出了一颗棋子的作用和觉悟。

    国与国之间便是如此。有利即是需要,历史从来没有什么不变的原则,没有任何国家不可以结盟,也没有任何国家不会成为本国的敌人。

    杯光酒影。宾主尽欢,中国代表团带来了很多精美的传统手工艺品作为礼物,这些小东西或许不值几个钱,但的确使双方的关系显得更加融洽。

    夜深了,宴席结束了,陈文强没有马上去休息。而是与新任德国公使蒋作宾进行了商谈。

    “维也纳是一个贵族满街走的地方,任何较高级的文武官员在退休时都会被册封为贵族。奥地利贵族最会享受,所津津乐道的是宴会、狩猎和恋爱。他们无意功名、漠视国事,请他们当部长被认为是一种莫大的个人牺牲。所以帝国政权也就操持在匈牙利贵族的手中。”蒋作宾略带轻篾地介绍着奥国的情况。

    作为共和国政府的第一任公使,德国政府对蒋作宾的到来表示了足够的礼遇,专门开了一辆车到德国瑞士边境迎接。在柏林站,一些高级官员都出来迎候(后任大使再无此热烈场面)。

    在蒋作宾到柏林前,中国驻德使馆,竟连一辆汽车也没有,遇到外事活动,临时借车,手忙脚乱,不仅误事,也常为人笑话。不仅如此,其馆内外破旧之状也实在令人惊讶。檐壁斑剥,窗帘破旧,椅面碎洞相连,暖气常无,被外人讥笑为“冷宫”。

    他到任之后,立即着手设计修缮房屋,更换室内陈设,安装对讲机、暖气等设备,使公使馆面貌焕然一新。深秋,在馆内开宴会时,即使袒胸露背的女宾,也都不觉一点凉意。从此,“冷宫”这一绰号再无人提起。蒋作宾又定做了一辆汽车,驻外使(公)馆,是外国人了解中国的一个窗口,他很注意在这个窗口树立中国的威望。

    对于如此年轻的驻外公使,陈文强是很看重蒋作宾的能力的,希望他在欧洲这个多事的外交大舞台上多加锻炼,对他的一些要求也很支持。

    “奥国确实是列强中比较弱的一个。”陈文强点头赞同道:“德国拉上这样一个拖累的盟友,确实很不利。”

    “北方日尔曼人,尤其是普鲁士人,很看不起奥地利人。虽然奥地利曾经是日尔曼神圣罗马帝国的中心,曾经发扬过帝国的光辉,并且也曾经屡次抵挡住土耳其的征服狂潮。”蒋作宾接着说道:“德意志帝国在国际事务中越来越表现得强硬,这与帝国在经济、工业等实力因素有关。”

    “是的,德国崛起了,也开始要求在全世界有阳光的土地下争取属于自己的地盘了,德意志变得越来越有扩张性了,开始觉得上天不公、给德意志的生存空间太小了。”陈文强别有深意地笑着说道:“俾斯麦的战略节制与和平发展的国策被野心勃勃的军事扩张政策所取代,这是很危险的。”

    有人说俾斯麦不被罢免,一战就不会发生。这种观点是很荒谬的。众所周知,一战是彻底的帝国列强战争,是没有正邪之分的。资本主义内部发展过程中的种种矛盾激烈到了一定程度,必然引起争夺。在当时的表现形式就是帝国主义战争。即便俾斯麦活到1920年,他发挥自己的外交才能,也只能对战前局势产生局部影响,不可能改变战争性质,更不可能决定战争的发生与否。

    “如果德国与它国爆发战争,对我国会有怎样的影响?威廉二世对中美德三角联盟可是期盼甚大啊!”蒋作宾不无担心地说道:“可是我国地处亚洲,处在日俄的直接威胁之下,还有英国和法国,一举一动不得不小心。”

    陈文强点了点头,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说道:“美国对此不热心,我们的困难也可以向德国说明,这样倒显得坦荡。当然,如果美国同意,有美德支持,我国倒是非常愿意加入这个三角联盟。”

    “国务卿先生,如果德国与英法开战,虽然其自身经济和工业很强大,且其陆军素质很高,但却没考虑到人口和粮食的问题。”蒋作宾冷静的分析道:“在英国的战争机器完全开动之后,以不弱于德国的工业水平和占压倒性优势的兵员数量,在持久战中必将拖垮德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