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1980年代的爱情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那夜,我如闻棒喝,男人的雄心仿佛被唤醒。

    是啊,我难道真的甘心终老此乡吗?我所有渴望留下来的冲动,本质上是基于对她的初恋情怀,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温柔的怜悯。我不忍目睹她的命运,因此想要用留下,来分担时代加于她家的灼痛。我真正想要努力的方向,其实还是把自己幻觉成了一个白马王子,要来把她从群山的牢笼中抢走,带她奔向远方。

    但是,对一个刚刚毕业未谙世事的大学生来说,生活的折扇才初初展开。稚嫩的扇骨勉强撑起的薄如蝉翼的扇面,还根本无力卷起一团飓风。你即便能带走她,又何能让她抛下她孤苦的父亲,又何处安放我们自己的游魂。

    我独自怔怔地来到那个索桥,晃晃悠悠地踏过那些参差不齐的桥板,来到了小镇的彼岸。我第一次在静夜独自打量对面的灯火人家,那些傍河而居的古老民宅。零落的灯光在核桃树和白杨树之间明灭闪烁,脚下的河水呜咽如压抑的哭诉。这个几乎有三百年以上历史的盐道古镇,曾经有多少过往的行人?有的落地生根,有的带走爱着的妇人,一代又一代就这样繁衍生息着。有谁真的深知那些门户之后,各自的别恨离愁。

    我来了,我走了,这个遥远的山寨多半只是我命途中的一个逗号。为了雯,为了那份依稀存在却无可求索的爱,我真的可以就此画上句号吗?在那一溜摇摇欲坠的吊脚楼里,我们真的就能卜居其一?在火塘柴灶之间生儿育女,完成今生的使命?

    雯似乎已经认命,至少,为了她的父亲,她不得不甘居泥涂。她的未来在哪里呢?这个山里谁配她的高洁?我无法遥望她的远方,甚至每一举首瞩目之际,都心惊胆战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而她也拒绝去遥望未来,或者说,不愿和我一起面对这个话题。

    我无力带走她,除非我某天有能力带走她的父亲。而她,在那样一个报复的年代,她根本不着此想。她只能沿着这样的日子,不由自主地滑落下去,滑到哪里,她无从得知,也不想预知。

    我其实从很小开始,就意识到我们成长的那个时代的粗野和怪诞。我在转学去县城之前,生活在另外一个小镇。整个“文革”年代,那个小镇充斥着无端死亡的气息。

    我曾亲眼目睹,一会儿是造反派把当权派(基层政府官员)捆绑上台批斗毒打;过一阵子,又是保皇派把造反派捆绑吊上了房梁。每个人都在喊毛主席万岁,胜利者却总是诅咒对方是毛主席的敌人。人群被莫名其妙地划分为敌我,仇恨和报复循环往复。我的父亲和雯的父亲,都是这个国运下的祭品,他们在不同的政治背景下,各自分担着恶世的疼痛。

    我的内心一直储蓄着这样的火焰,即便在最消极的山中岁月里,一个微吏的身份并不足以使我消解对这个时代的质疑。甚至这种尚未开始就已失败的爱情,本质上都因我们解不开时代的绳扣,而不得不放弃努力。

    也就是说,在一个青年涉世之初,他的爱恋和梦想,仿佛都被组织扼杀。怀揣着这样的怨,我只能奔赴远方,我再也不想待在这个县城了。不管远方有多远,一代又一代边城青年,都这样带着改造世界的梦想出发,希望沿路寻觅同道,为改变社会而抱团取暖。

    我独坐河岸边的那个凉夜,像是在俯瞰整个人间。

    青春的忧伤和愤怒里,似乎洞穿了尘世的悲凉,又恍惚从河流的跌宕蜿蜒中,窥见了我的来生。逝者如斯,我拉不住雯的襟袖,只能如水远逝。又或者还企望在去路中,能找到改天换地的魔器,它能使我具备足够的力量踏马归来,重新夺回我那被命运掠走的花瓣。

    我甚至至今都还记得那个夜晚的潸然,面对世事和命运的无力感,几乎厌弃了自己的软弱。但那一刻的沉思,又像是一个力比多转移的牲口,浑身开始蓄满野兽的雄性。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