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一世独尊 > 第两千两百三十一章 通碧魔猿

第两千两百三十一章 通碧魔猿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一世独尊 !

    湖泊边上聚集着许多修士,都被这至尊倒影拦住了去路,但众人神情也并无多少焦躁之色。

    林江仙给林云解释道:“至尊倒影每次都会出现,时间有长有短,大家也都习惯了,在此等等便好。要是强行去闯,后果会相当不妙。”

    林云好奇道:“连你也不敢吗?”

    林江仙看着倒影,平静的道:“没这个必要,至尊碑就在那里,也不是先到先得。”

    林云心中有底,强闯大概是可以闯过去的,只不过没什么太大好处。

    “熬绝来了1

    就在此时,一旁乌雨华小声说道,眼中露出忌惮之色。

    常君、夕蒻等人,脸色也都为之一变。

    熬绝,苍云界四大宗门悬空殿首席,堪称苍云界刀术第一人。

    也是黜龙榜上的高手!

    “你和他打过照面?”林云看他面色不对,出言问道。

    乌雨华点了点头:“之前碰到过,若非首席赶到,怕是难逃一死,他一个人拦住了我们十多个人,连兵刃都没有出。”

    当时若非熬绝想会会林江仙,乌雨华等人早就没了性命。

    即便林江仙赶来后,对方也丝毫不慌,交手几招便从容离去。

    林云心中了然。

    那熬绝身后跟着许多悬空殿的修士,他看见林江仙后笑道:“林江仙,你就这么干等着?”

    “与你无关。”

    林江仙淡淡的道。

    熬绝笑了笑,目光朝其他修士看去,被他盯上的修士都觉得心底发毛,完全不敢对视。

    “沐修寒来了1

    不一会,金玉楼首席沐修寒,带着一众金玉楼的修士杀到。

    瞧见沐修寒的身影,许多修士连忙远避,这家伙比熬绝还要残忍的多。

    他在苍云界就已经杀出了赫赫凶名,还未成圣之时,就已手段残忍著称。

    在许多人心中,他的实力可能是苍云界四大首席中的第一。

    “血骨门白羽也来了1

    不多时,苍云界三大魔宗血骨门也出现了,为首之人一脸冷漠,正是四大首席中的另一人白羽。

    时间流逝,湖畔聚集的高手越来越多,至尊湖畔气氛变得热络起来。

    “我说,沐修寒,熬绝,这至尊倒影拦得住天剑楼,还拦得住我们三大魔宗不成?”

    血骨门白羽忽然开口,脸色冷的吓人。

    熬绝笑道:“我正有此意,早就想动手了。”

    “是该过去了,在这枯等也没啥意思。”沐修寒淡淡的道。

    他们对话有些莫名其妙,可一些经验老到的修士,却是脸色巨变,纷纷退向远处。

    “走得掉吗?”

    白羽大笑一声,下一刻横空而起。

    轰!

    就见一尊数百丈的血甲骷髅,撕破星相画卷,居高临下如蝼蚁般轰到了几个逃跑的圣境修士。

    那些修士极力挣扎,可都无济于事,轻松几招就被制服。

    血甲骷髅单手一握,直接捏住了五个圣境修士,简直如同儿戏般。

    熬绝和沐修寒不遑多让,各自使出手段,都在顷刻间抓住了四五个修士。

    他们不分正魔两道,只要不是自家宗门修士,就只管擒拿在手中。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面色微变,他大约猜到这些人要做什么了。

    “这是要做什么?”

    姬紫曦惊讶的道。

    “拿活人开路吧”林云无奈的道。

    果不其然。

    白羽三人将被制住的圣境修士,朝着至尊倒影扔了过去。

    砰砰砰!

    且不管那修士如何挣扎,碰上倒影之后立刻炸开,体内圣源轰然碎裂。

    随着一个个圣境修士被丢进去,至尊倒影的威压不断减弱。

    “走1

    白羽咧嘴一笑,头前开路,朝着至尊倒影冲了过去。

    有血甲骷髅在前面顶着,一行人只付出两三名修士死亡的代价,就直接冲杀了过去。

    几乎是同时,金玉楼和悬空殿的修士,也冲了过去。

    “至尊倒影好像减弱了。”

    “可以走了1

    “走1

    “至尊碑可不能慢人一步。”

    其余修士在震惊过后,立刻也施展起手段,朝着湖泊对面冲去。

    他们很冷漠,完全不在意刚刚死去的那些修士。

    “首席,我们要过去吗?”

    常君开口道。

    林江仙看的很清楚。

    倒影虽然减弱了许多,可还是有些急冲冲的人,死在了倒影的冲击之下。

    现在冲过去的话,天剑楼的弟子也不见得全部安全。

    “你怎么看?”

    林江仙没有急着回答常君,而是看向林云道。

    林云道:“我不急。至尊碑,也不是先到先得。”

    “那就再等等吧。”

    林江仙平静的道。

    三天过后,至尊倒影彻底减弱。

    放眼看去,整个湖畔一片冷清,除了天剑楼修士之外不见旁人。

    “首席,我们该出发了。”

    常君迫不及待的道。

    乌雨华则在一旁道:“我这几日观察了一番,这湖面也不太平,即便过了至尊倒影,也有很多人死在半路了。”

    一行人虽然没出发,可极目远眺,也能依稀观察到一些情况。

    前往至尊碑的路并不太平。

    “走吧。”

    林江仙这次没有犹豫,率先朝前方走去。

    等落到湖面上,只觉得湖水异常寒冷,直冲心间冷的人浑身发颤。

    一行人加快脚穿过湖泊,想要尝试腾飞而起,发现至尊碑压制之下,想要飞行异常困难。

    只得暂且放弃,不多时他们在路上碰到了几具尸体。

    越往前走尸体越多,甚至有好些都是五阶圣君修为,看的众人毛骨悚然。

    这才知道林江仙为何不急着过去了,她自己肯定没事,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突然间毫无征兆,地面飞出几道鬼影,朝着众人袭来。

    林云早有防备,双掌一挥,就将来袭的鬼影通通震飞。

    等到看清之后才发现,是一具具没有灵智的干瘪尸鬼。

    咔擦!

    林江仙挥出一剑,剑光闪烁,当场将这三具尸骨斩成碎片。

    可众人来不及庆幸,地面就涌出密密麻麻的尸鬼。

    尸鬼干瘪的表面,剑芒击打在上面,完全没有起到作用。

    林江仙再挥一剑,也仅仅只是将其中几具尸骨斩成两半,无法像之前那样斩成碎片。

    嗖嗖嗖!

    不仅是地面,天上的云层中也有尸鬼,像是冰雹般密密麻麻砸了下来。

    那些尸鬼背后长着翅膀,竟然已经变异了,且双目泛着明光,似乎已经诞生了灵智。

    “太多了1

    常君脸色发白,失声惊呼道。

    地面上的尸鬼就难以解决了,天上竟然又来了一群,还是变异了的尸鬼。

    “这是罗刹。”

    林江仙看了眼,沉吟道:“本是冥界妖邪,在天荒界中应该极为罕见才对,今年的至尊碑有点古怪,结阵吧。”

    她很冷静,先让林云和姬紫曦待在中间,而后让众人组成阵法。

    轰!

    等到阵法凝结成功的刹那,一座白玉般的百丈楼阁落下,众人剑威轰然暴涨。

    林江仙一马当先,她在前方施展天王剑法,其余人等则施展天子剑法。

    阵法一出,当真所向披靡,一路就这么杀了出去。

    回头看去血流成河!

    “才刚开始就这般磨难,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林江仙撩了一下头发,收剑归鞘,显得英姿飒爽。

    “也不全是坏消息,前面抢跑的那些人肯定吃亏更大。”林云开口道。

    “希望吧。”

    林江仙应了一句,领着众人继续前行。

    路上又遇到了几波飞天罗刹,有过经验之后,倒也有惊无险。

    又过半日之后,众人终于瞧见了至尊碑的轮廓。

    古老宏伟,透着让人敬畏的压迫力。

    眼看着目的地就要到了,几人脸上都露出喜色,速度快了许多。

    可没走多久,一股恐怖的魔威席卷而至。

    轰隆隆!

    魔威激荡,附近几座山头直接被荡平了。

    天上的魔云几乎如实质般汇聚,雷光落下,将空间撕开一道道裂缝。

    这下不仅是林江仙,就连林云脸色也是微变。

    是洪荒异兽!

    比林云之前碰到的那条巨蟒还要可怕,光是异象就能撕裂空间,这等威力前所未见。

    洪荒异兽拥有洪荒血脉,远非普通妖兽可以比拟,连王者妖兽都无法比。

    砰!

    来不及多想,那妖兽落在众人十里之外,直接将一座山峰碾成了平地。

    一具身形磅礴的金色魔猿,出现众人视野中,它浑身毛发散发着金光,身上血流不止,不停踹着气。

    一对碧眼,格外骇人。

    “通碧魔猿。”

    林云双目微凝,认出了这妖兽的来历。

    这可比他之前对付的洪荒巨蟒厉害的多,通碧魔猿单手就能撕碎那条巨蟒了。

    “他好像受伤了1

    常君眼前一亮,脸上露出贪婪之色,道:“首席,这通碧魔猿斩杀之后,肯定会有金色天运,甚至有可能诞生帝级天运。”

    夕蒻也是兴奋的道:“除了天运之外,它的圣源也是至宝,还有血液也是宝物,浑身都是至宝。”

    这种异兽很难寻到,洪荒血脉太过稀少,说浑身都是至宝并不为过。

    林云心中冷笑,这通碧魔猿一看就是在逃避追杀。

    常君和夕蒻心知肚明,可架不住贪婪,就想让林江仙出手,他们跟着吃口汤。

    若与追兵碰到,反正也有林江仙挡在前面。

    林江仙对二人的话,置若罔闻,先看了眼林云,又看向了姬紫曦。

    “你还没有炼化过金色天运吧?”林江仙道。

    她看出林云,大约已经炼化过金色天运了,倒是姬紫曦并未炼化。

    姬紫曦稍稍一愣,正要开口,林江仙却是不等她说话,就一个转身杀向了通碧魔猿。

    天剑楼众人连忙跟上,神情都显得颇为振奋。

    姬紫曦半响才回过神来,笑道:“这姐姐好飒,都想嫁给她了呢。”

    林云摸了摸鼻子,笑道:“咋不问问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