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我用闲书成圣人 > 第637章 亲,你还在吗?

第637章 亲,你还在吗?

作者:出走八万里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我用闲书成圣人 !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一场淅沥沥的大雨,将南荒冲洗了一遍。陈洛寻了个僻静的山坳,“七十二变”的法术发动,变成了大腹便便的吉蛮菩萨。

    从《西游记》中领悟的七十二变,如今陈洛施展出来,几乎可以瞒过巅峰大圣的辨别,再配合血身变神通的话,可以说,只要不是耗费神魂之力仔细辨认,就连祖妖境也能瞒上一阵子。

    陈洛变化成了吉蛮菩萨后,又拍了拍储物令,顿时一个玉色木鱼出现在他手中。

    看着这个玉色木鱼,陈洛也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因为这个小玩意儿,自己的计划差点夭折。

    十八层地狱的轮转穿界之力确实可以把他送回来,但是这明显是伪佛宝物的木鱼却受到穿界之力的攻击,无奈之下陈洛付出了三件大儒之宝的代价,才将这小木鱼安全带到了人间。

    拿出木鱼锤,按照吉蛮交代的方式,间隔时间三短两长,敲了起来。

    那木鱼锤敲在木鱼上,每敲击一下,都有一条白色的鲤鱼虚影从木鱼中飞出来,随后消散开去。

    敲击完毕,陈洛便守在原地,闭目等待起来。

    大约等了半个时辰,天边一道金虹掠空而来,落在了陈洛的面前,金光散去,显露出一个背生双翅,大约三十岁左右,有着稀疏胡茬,一副病恹恹模样的鹏妖来。

    陈洛脸上笑嘻嘻。

    让我等半个时辰,你给我等着!

    那鹏妖双手合十,对着陈洛行了个礼,问道:“金岳见过吉蛮师兄。”

    “不是说生魂供养中止了吗?不知吉蛮师兄此行寻我所为何事?”

    陈洛打量了一下金岳大圣,叹气道:“金岳师兄,下面出大事了。”

    “哦?什么事?”金岳连忙问道。

    陈洛淡淡一笑,也不说话,金岳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是我莽撞了。下面的事,在人间说不得。”

    陈洛点点头:“不过此事与金岳师兄的任务息息相关,必须要与你说清楚的。”

    说着,陈洛心念一动,一座九层宝塔出现在陈洛手中,陈洛一甩,那九层宝塔迎风边长,化作十数丈高的真正宝塔。

    这自然是陈洛的白蛇玲珑塔,不过陈洛改造了一番,此时塔外佛光氤氲,顶层还有舍利熠熠生辉,怎么看怎么是一尊佛门浮屠。

    “此乃大菩萨密炼浮屠,可言两界事。师兄,请……”陈洛对着他们做了个“请”的姿势,金岳也不疑有他,还了一礼,便直接走了进去。

    只是他前脚刚走进去,陈洛后脚就直接动念,直接将塔门给落了锁。

    “师兄……师兄……啊——”

    塔内传出金岳大圣的嚎叫之声,陈洛打了个哈欠,有些百无聊赖。

    “一品大圣,就这?”

    ……

    这一次陈洛足足等了半个时辰,这才闪现进了玲珑塔中。

    随着陈洛的晋级,玲珑塔的威力也得到了提升,应付一尊一品大圣自然没有太大的问题。此时此刻,陈洛只看到塔内遍地的鹏羽,已经化作金翅大鹏原型的金岳浑身带伤,气息比之前要微弱了不少。

    “白蛇塔!你不是吉蛮菩萨,你是白泽!”那金岳大圣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陈洛,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吉蛮菩萨的存在?你怎么拿到白莲木鱼的?”

    陈洛身体往下一坐,顿时一道白气升起,形成了一张椅子,承接住了陈洛的身体。

    “似乎还轮不到你来问我……”陈洛淡淡说道,“你们之间如何联络?”

    金岳一脸狐疑地望着陈洛,满眼的不可思议:“你……你怎么知道这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

    陈洛冷笑一声:“不可能?那你们以生魂做容器,欲图勾连两界,吸收南荒潮汐血脉气运,这件事总不是假的吧?”

    听到这句话,金岳如同五雷轰顶,瘫坐在地上,他呆呆地望着陈洛,实在是不理解,这明明是幽冥的计划,这白泽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我白莲净土有卧底?

    对,只有这种可能,是我佛门卧底告诉他的!

    此时金岳似乎抓到了一条脉络,他快速思考着:“看来是从吉蛮菩萨身上找到了突破口,才锁定了我的身份!”

    “他想利用我们的联络方式,将我们全部连根拔起!”

    以为猜测到真相的金岳顿时有了几分底气,他重新站起,看着陈洛,说道:“没用的!”

    “就算你知道我们如何联络,也没有办法做什么。”

    说着,金岳张开嘴,一道金光从他嘴中吐出来,金光散去,化作一枚白骨骨节。

    “这是西域佛门特制的传讯法宝,是用舍利制成。我早已炼化,与我血脉相连,唯有与我同样的血脉,才能使用。”

    说到这,金岳露出自信的笑容:“本大圣的血脉,全天下唯有一份,不单单是金翅大鹏血脉,还融合了下面的一种异兽血脉。”

    “而且每隔三天……”金岳指了指那根指骨,接着说道,“大菩萨都会确认我们的安全。”

    “如果我没有回音,就说明我出事了。整个计划都会做出调整!”

    “想坏我佛门大计,你们做梦!”

    听着金岳慷慨激昂的说法,陈洛都不禁拍了拍手。

    “哎呀,果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着,陈洛一勾手,被金岳握在手中的那枚指骨舍利落到了陈洛手中,陈洛尝试着用神魂去操控,果然一无所获。

    “没用的!”金岳冷笑道,“我说了,唯有我才可以操控。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唉!”陈洛叹了一口气,“阴阳鲲鹏血脉,可不是你的保命牌,而是催命符啊……”

    金岳一愣:“你连这个也知道?”

    随即,金岳又冷冷道:“既然知道,那也应该明白,这天下间,你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血脉。”

    “放弃吧,你破坏不了我们的计划的!”

    “哦,对了……”陈洛站起身,“跟你聊了这么久,还没有介绍我自己,确实有点失礼了!”

    说着,陈洛身上的变化法术消散,化作了陈洛的模样。

    “白……嗯?”金岳猛然一愣,对面分明站着一个人族。

    这个人族,看上去好面熟啊!

    “你……你是……陈……”

    “噗!”一寸剑尖从金岳的心脏处穿了出来,就在陈洛露出真面目的那一刻,陈洛的武道分身早已绕到了金岳的身后,一剑穿心!

    “洛……”最后时刻,金岳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事情,但是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力气,只能恨恨地闭上了双眼。

    武道分身将长剑拔出,那剑身上带着一层闪烁着金色光芒的血液,正是这金岳的精血。

    随后这武道分身长剑一甩,那精血凝聚出一道金线,射向陈洛。陈洛盘膝而坐,闭上眼睛,任由那金色血液进入自己的眉心之中。

    浩瀚的红尘气从陈洛体内喷薄而出,一道道七色光芒闪烁,将白蛇玲珑台内部映射得如梦如幻。

    此时陈洛凝神静气,归拢神魂,第七次血身变,开启!

    ……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半盏茶的功夫,陈洛缓缓睁开了双眼,左眼中浮现万里碧海,海中有鲲鱼翻腾,右眼中有云,云里有鹏鸟振翅;随后陈洛眨了眨眼,双眼又恢复了正常。

    时至如今,陈洛吸收一品大圣的精血,那血身变的考验已经对他构不成威胁了。

    不过这一次鲲鹏精血,陈洛倒收到了一些意外的血脉信息。

    原来这鲲鹏并非是此方世界的生灵,而生在一个叫做北冥大千的地方。许多年前,道门亚祖庄周路过北冥大千,曾收养了一只受伤的小鲲鹏,后带回此方世界。

    上次是麟皇出世的神凰大千,如今又有鲲鹏现身的北冥大千……

    还有那不知从何而来,又到何处去了的祖龙,以及和陈萱有关,那神秘的紫霄宫……

    陈洛此时没有觉得彷徨,反而有些热血澎湃。

    看来还有许多谜团等着自己去一个个揭开。

    ……

    陈洛收好白蛇塔,有白蛇玲珑塔的遮蔽,短时间内也不会被察觉到金岳死亡的消息。

    陈洛化作了金岳的模样,突然间眉间一喜,将那指骨舍利拿在手上,此时那指骨舍利微微震动,陈洛释放血脉气息,同时神魂覆盖上去,立刻就收到了一条新的消息——

    “佛丁,发生了何事?”

    陈洛静了静心神,传音道:“无事。”

    紧接着那边又传来消息:“方才佛骨舍利关于你的连接突然断了,怎么回事?”

    陈洛微微皱眉,白蛇玲珑塔连神魂消散都能屏蔽,但是没挡住佛骨舍利的感应吗?

    “被两个狼崽子设伏,进入了一处封印,现在无事了。”陈洛淡淡回道,紧接着陈洛又说道,“狼族为何突然袭击本座?是不是本座暴露了身份?”

    嗯,没什么,盲猜。

    狼族和西域佛门、蛮族联手灭了象族,对于血脉潮汐,肯定是有所布置的。

    而吉蛮和金岳都说了,护法菩萨的事情是西域佛门的绝对机密,那也就是说西域佛门在狼族这边藏了一手。

    管他呢,先把水搅浑再说。

    果然,指骨舍利沉默了半晌,才又传来消息:“你的身份不可能暴露,或许是狼族针对鹏族的手段,你撞上只是个意外。”

    “意外?我险死还生在您眼里就是个意外?”陈洛扮演了一个刚刚遭遇暗杀而心愤难平的角色,“我死不足惜,但是我佛门的幽冥大计也要受到这种意外的影响吗?”

    “注意你的措辞!”指骨对面立刻就传来一道消息,“你要知道你在和谁对话!”

    陈洛看了看那舍利指骨,挑了挑眉,这么说,果然就是那位掌事大菩萨了。

    “抱歉上师,是本座心境不稳。”陈洛立刻回复道,“我已经将那两尊狼族大圣宰了,但是我担心狼族的报复!”

    “我出事事小,影响了幽冥之事事大!”

    对面沉默了片刻,终于再次传来一条消息:“返回鹏族祖地明步吉泽,当可无恙。”

    陈洛心里冷冷哼了一声,本来想套一点身份信息或者关系网络出来的,对方倒是嘴严的很。

    没事,我每隔一段时间就断一断联系,反正这佛骨都能感应到。

    到时候看是你紧张还是我紧张!

    你以为鹏族内部就没有危险吗?

    天真。

    陈洛立刻给对方传过去一句消息:“明白,我这就返回!”

    收起手骨舍利,陈洛背后的翅膀轻轻一振,就朝着方寸山的方向飞去。

    ……

    大玄,文昌阁。

    此时此刻,颜百川身着袍服,闭目养神,他的头发与胡子梳得一丝不苟,端坐在副位上,手边的茶壶中透着淡淡香气。

    突然,颜百川张开双眼,紧接着,一股圣威降临,弥漫了整座文相的雅室。

    此时,一个个青色的文字凭空浮现,那些文字在空中盘旋,虽然字序乱了,但是却一眼就能看出那文字连起来的内容——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者也。”

    “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这些文字汇聚在一起,最终化作了一个模糊的人形。

    此时颜百川脸色肃然,起身躬身行礼,道:“朝廷文相,儒门后进,颜氏百川,见过堂主!”

    “无须客气。”那人影渐渐凝实,化作了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瘦削的中年文士,“你以密信唤我,所为何事?”

    颜百川重新坐下,说道:“陈洛从幽冥暂时返回。”

    “带回了一个消息……”

    颜百川嘴唇微动,便将陈洛带回来的消息告知了圣堂堂主韩昌黎。

    韩昌黎微微挑眉,也没有任何凝重之色,反而轻松一笑:“小家伙做的不错。”

    “他有什么想法吗?”

    颜百川点了点头:“他的想法倒是奇特。”

    说着,颜百川又将陈洛的想法说了一遍,这计划让韩昌黎都眼前一亮。

    “如此一来,幽冥的压力就大大减轻了。”韩昌黎点点头,“也不是不行。”

    “太冒险了……”颜百川摇了摇头,“想成功的话,关键是要拿下那尊掌事大菩萨!”

    “还不能被西域佛门提前察觉!”

    韩昌黎看了一眼颜百川:“都是儒门,就不要玩心眼了。”

    “需要哪位半圣协助,直接说好了!”

    颜百川轻轻一笑:“最好是善于暗中行动的半圣。”

    韩昌黎闻言,略微思考了片刻,点了点头:“明白了,稍后他们会与你联系。”

    “不过那小子的计划还是格局太小,本堂主再去和道门商议一下。”

    说完,韩昌黎一挥衣袖,身影逐渐变淡,颜百川连忙起身行礼相送。

    “百川……”韩昌黎的声音悠悠响起,“何时归海,踏入圣堂啊?”

    颜百川点点头:“吾当为此次潮汐封圣之人护道!”

    “好,老夫在圣堂等你……哈哈哈哈,两个好消息,来的值了……”

    ……

    方寸山。

    陈洛再次化作了金岳的模样,拿起了那尊指骨舍利,此时里面已经有了好几条消息。

    “出何事了?怎么又断开了感应连接?”

    “佛丁,收得到吗?”

    “在吗?

    “看到请回话!”

    “???”

    “人还在吗?”

    陈洛一边享受着追月的捏肩,一边喝了一口清凉的果汁,这才缓缓回复道——

    “该死,三长老要杀我!”

    “我先逃命,晚点再聊!”

    随后,陈洛关闭了“聊天窗口”……

    ------题外话------

    没时间啦……

    记个账:已经欠下4000了。。

    凑个万字就还清了。

    小意思(嘴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