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将情进行到底 > 程语绝望离开

程语绝望离开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将情进行到底 !

    转眼程语在医院躺了两天,她醒来第一时间想要去找江晖,想向他问个清楚。但范欣不想让程语再一次受伤,她想自己约江晖出来谈判。可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跟他谈,正在她犯愁时,林子皓来了。林子皓看着病床上熟睡的程语,他沉默了一会和范欣走出病房,把手里的信封交给她。

    “这里面的东西兴许你会用得着。还有,我家里有些事,需要我回去。所以我不能再留在这了。现在她的状态需要换个环境,只有离开这个环境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他从口袋里拿出另一个信封,“这个你拿着,等她恢复得差不多了,就离开这里,拿着这个去过新的生活。”

    交代完后,走进病房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程语后转身离开了医院。

    看着林子皓离开,范欣打开了第一个信封,看到里面的东西,她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定:约江晖出来谈判。

    他们约在离医院不远的咖啡厅。看着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范欣起身看着床上的程语,“小语,我要走了,你放心,我一定要让江晖给你一个交代。”

    范欣走进咖啡厅看见正坐着等她的江晖心里很气愤,很想此刻上去揍他一顿。她想起今天的目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范欣,好久不见。今天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是啊,好久不见!程语她好吗?”

    “她?”江晖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哑口无言。因为他也不知道她怎么样?

    “怎么,她没跟你在一起?你当初带她走时还信誓旦旦的说要跟她结婚,一起闯属于自己的生活。”

    “我?”

    “我什么?你是难以启齿吧?”

    只见江晖低头不说话。“现在的你似乎过得很幸福,怎么,结婚了?我想新娘应该不是小语?”

    “是,她是……”

    江晖正要说时被范欣打断了,“她是谁,我没兴趣知道。我今天找你来,只想知道小语的事。”

    “我也不知道她的情况,我们一年前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

    “是的,我们协议离婚,已经没有任何瓜葛。我现在已经有了新的家庭,有一个很爱我的妻子。程语的事现在与我无关。”

    “好一个无关,也就是说她是死是活都不管你的事,你跟他的承诺都不存在了是吧?”

    “是的。跟我无关。当年跟她在一起无非是为了有机会出国,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她对我什么都不是。”江晖很肯定的回答道。

    “好,她在你心里什么都不是?不在乎她的死活?”

    “可以这么说”江晖很淡定的端起咖啡。

    “这就是你的答案。很好。那就让你看样东西。”范欣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放在他面前。

    江晖打开东西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这个?”

    “不用这么惊讶,多年没见,只不过是一个见面礼而已。你也别想着毁掉它,我既然能拿给你看,也就说明已经准备好了另一份,你看到的只是副本。”范欣显得格外冷静,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起来。

    “范欣,你?”

    “你不用知道我是怎么得到的?当年的事你最清楚,是你害的程语失去一切,几乎丢掉性命。现在你娶了豪门千金以为自己会从此告别以前的生活,那你错了。从现在开始,它将不会让你过得踏实。”

    范欣停顿了一会儿,看着窗外下着雨。

    “又是一个雨天,我记得也是这个天气你有了现在的生活,你无情地毁了程语拥有的东西,还能理直气壮地告诉我:她跟你无关。就凭你这句话,我也“理直气壮”地告诉你,在今后每时每刻你都会很忐忑,因为我也不知道哪天一高兴会送你一个意想不到的大礼。”

    范欣起身准备离开。恰巧这一幕被前来的程语看到。她终于看清了江晖,原来她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

    “小语,你怎么出来了?”起身的范欣看到了站在远处的程语。

    程语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江晖面前,“刚才你说得都是真的?”

    江晖看到眼前的程语有些意外,他鼓足勇气站起来:“小语,你听我说……”

    “不用了,我已经听到了。”她端起咖啡泼向江晖转身离开。

    江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出来之后的程语想着当初和江晖生活的点滴以及江晖对她的承诺,不禁萧然泪下。身后的范欣不出声,只是默默的跟着。

    一辆车从程语身边驶过,程语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从车上走下一个女人,江晖迎上前亲密的样子。看着扬尘而去的江晖,程语感到阵阵绝望。整整四年的感情竟然是利用,她不敢相信。难道他每天面对自己的一点一滴都是假的。回公寓的路上程语想了很多,虽然一切来得太突然,可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也许暂时离开这里是对自己最好的选择。

    “欣,我想离开这。”进家门坐在客厅里的程语突然看着范欣。

    范欣没有听错吧,程语要离开,难道她没事了?

    “你要离开这?也许离开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我支持你!”

    “恩,我想尽快走。不想再呆在这。”

    “我知道了,我这就帮你订机票。”范欣看了看好友苍白的脸,起身出了门。程语回房间收拾行李,把所以有关江晖的东西都扔进了垃圾桶,她不想再留下任何回忆。也许换个环境可能对她来说治好伤口的最好选择。

    范欣出门便给林子皓打了电话,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林子皓放下电话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