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9151章 应对方案

第9151章 应对方案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这不可能,除非姜先俊的脑袋瓜被驴踢了。

    郑小琴只是苦笑,黯然,流泪。

    杨若晴则叹口气,“关于这一点,我是认同小琴的说法的,姜先俊眼中,他娘,估计就是一切!”

    屋里顿时沉默下去。

    片刻后,王翠莲又第一个出声打破了这份沉默。

    “小琴啊,这事儿除了咱,还有谁晓得啊?”

    郑小琴摇摇头:“没人晓得了,我跟谁那都没说。”

    “你娘家人那也没说?”王翠莲又问,“昨日可就你们母女回郑家村,你娘家人照理应该会问一下为啥姑爷没一同过来吧?”

    郑小琴点头,“问肯定是问了的,但我随便扯了个谎子给遮掩过去了,他们也就没有多想。”

    确实没有多想,毕竟之前那么多回,两人都是一块儿带着孩子回娘家的……

    “那姜爷爷那边呢?姜爷爷这好几天都没见着姜先俊,总该说点啥,问点啥吧?”杨若晴也问。

    这回,郑小琴的脸上浮起一抹慌张和心虚,“是问了,我也同样扯谎了,说是我娘家那边有点事儿把他给叫过去了……”

    “但我晓得,这事儿瞒不住多久的,而先俊又迟迟不肯回来,我实在是没辙了,才不得不过来找大妈和晴儿姐帮我想想法子。”

    “小琴,那你想怎么样?”杨若晴再问。

    郑小琴叔:“我想让翠莲大妈帮我照看下闺女,我抽空去趟镇上把他找回来。”

    王翠莲看了眼摇篮里熟睡的小丫头,“好,闺女搁我这儿,你放心去镇上吧!”

    杨若晴则站起身,“趁着孩子们都睡了,我陪你走一趟,你等着,我去套马车!”

    冲着郑小琴当初对团团圆圆的帮助,杨若晴愿意还她人情,帮她这个忙。

    而且要去找,肯定就不可能拖拖拉拉的约定个时间,打铁得趁热,人家都找上门来了,那还不得即刻就去找啊!

    所以当下杨若晴起身往后院去套马车,郑小琴也站起身,“那我去趟茅厕,准备准备。”

    突然,她就很紧张很紧张了……

    “大妈,我,我突然又不太想去了……”眼瞅着马车都套好了,杨若晴在外面招呼她上车。

    这时候,郑小琴磨磨蹭蹭的站起身,跟王翠莲这小声说。

    王翠莲也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郑小琴的手臂:“别紧张,你是去镇上把闺女爹找回来,又不是去偷鸡摸狗,咱理直气壮,怕啥?”

    看到郑小琴还是有些慌乱,王翠莲又安抚她:“再说了,晴儿陪你去,有啥可怕的?”

    就这样,郑小琴被王翠莲推着,杨若晴拉着,直接上了马车,径直往镇上去。

    路上,杨若晴边赶马车边留意身旁郑小琴的表情变化。

    看得出来,郑小琴心里是很忐忑的。

    这种忐忑,来自于她没有底气。

    她担心自己抢不过婆婆,带不回自己的丈夫。

    这种不自信,这种没底气,让杨若晴看着都替郑小琴惋惜。

    不顾一切的嫁给一个男人,给他生了孩子,想要好好经营自己的小日子。

    结果婆婆一出现,原本围着自己转悠的丈夫突然就换了脸。

    这让她心里怎么能不失落呢?

    这种感觉,杨若晴从来没有经历过,因为骆风棠给与她的,是踏实,是信任,是他的生活他的成长他的经历以及之前那些没有她参与的时间里他都做了些啥,想了些啥,

    现在他在做啥,想啥,

    将来他的规划……

    他全都展现在她的面前,只跟她一个人分享,他拉着她参与他的生活,涉足他的世界,不允许离开,也不会再有第三个人。

    以此来证明,真正的夫妻是真正一体的。

    然而,郑小琴和姜先俊却没有。

    不仅没有,这份婚姻关系还很脆弱。

    “小琴,等会到了镇上,看到了你婆婆和姜先俊,你打算怎么做?”

    杨若晴边赶马车边问身旁的郑小琴。

    郑小琴想了想,然后茫然的摇摇头。

    “说实话晴儿姐,我真耳朵不晓得该咋做。我感觉,我婆婆只要一回来,我就成了个外人……”

    杨若晴看了她一眼,“不,你跟姜先俊都有闺女了,你不是外人,你们的血脉早就融在一起。”

    “相对比他娘,你这个跟他同床共枕的妻子才是他真正的自己人!”

    郑小琴好像被杨若晴的这些话鼓舞到了,也多了一丝底气。

    “晴儿姐,为了我闺女,我待会不会跟他闹的,我会跟他好好讲道理,希望他看在孩子的份上能跟我回家。”

    “不,小琴,你可以讲道理,但得看什么情况下。”

    “啊?啥意思啊?我不是很明白……”

    杨若晴说:“我就这么明说了吧,现在,是你和先俊娘一起争夺姜先俊,姜先俊现在夹在中间会处于一个左右为难的状态。”

    “所以,如果先俊娘撒泼,对姜先俊用强势,你就跟他讲道理,用柔情和泪水,以及闺女,来做捆绑,让他狠不下心,让他觉得只要跟你们母女在一起,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一家之主,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你得哭,抱着他的腿哭,让他知道这个世上如果没有他,你就活不下去,闺女也会成为孤儿被人欺负,用苦情戏来软化他的心!”

    郑小琴听得目瞪口呆,那种画面在眼前闪过,让她忍不住狠狠吞了口口水。

    “那……如果我婆婆跟他那哭着诉苦呢?那我咋样?是不是要哭得比她还要可怜啊?”郑小琴问。

    杨若晴对郑小琴这种举一反三的精神还是非常满意的,这说明孺子可教。

    “反之,如果先俊娘抱住姜先俊的腿一顿哭,呼天抢地的,甚至跟姜先俊那诉苦说自己如何如何生他养他,如何自己舍不得吃穿省给姜先俊,如何为了他这那这那的,然后谴责他娶了媳妇忘了娘,那这个时候你就必须要拿出魄力来!”

    “你就撒泼,一哭二闹三上吊,逼迫姜先俊跟你回去,不回去就让他净身出户,搬来镇上跟他娘住,跟他闺女断绝父女关系,完事了屋子田地都归你,你以后是带着闺女招个男人上门也好,还是变卖了闺女改嫁也罢,都不与他相干,你当场就拉着他闹,要拉他回村来找里正做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