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穿越之种田难为 > 第98章

第98章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穿越之种田难为 !

    魏小郎走出房门待客时,田筝问过了喜婆,知道可以把身上厚重的装束除下了,便让人打来温水,她用洗脸香皂仔细的洗掉脸上的妆,一连用了七|八盆水才弄干净,重新回到清清爽爽的感觉不要太美好。

    稍后,魏娘子让人送来一托盘精巧的食物,田筝喝了一碗粥,吃了几块糕点,就暂时放下了。

    都说结婚时会饿肚子,田筝从早上吃了些东西,之后没进食倒是一点没感觉饥饿。她估摸着应该是紧张得忘记肚皮了。

    在房间里有田家几位堂姐妹陪着说话,消磨了半个多钟时间,见田筝眼皮子都在打架了,大堂姐田红便道:“咱们出去罢,让筝筝休息一会儿。”

    能够眯一会儿眼也好,田筝没有阻止她们离开,就爬上床,抱着一个枕头靠在床沿上小憩。

    结果,她居然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把自己悬空抱了起来,动作轻柔的放在床的另外一边,田筝今天一直绷紧着神经,所以很快就醒过来了。睁开眼睛时,魏小郎刚好把头挨在田筝的脖子处,他额前细碎的头发弄得她脖子有些痒痒的。

    魏小郎轻声问:“醒来了?”

    田筝答非所问道:“你回来啦?”

    “嗯。”魏小郎低声道,他把头继续抵在田筝的肩膀处,闭着眼睛歇息,气氛静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田筝确定他没有睡着,便小声问道:“小郎哥,娘让人准备了热水,要不要提进来洗一下澡?”

    不是田筝嫌弃他一身的酒味,在喜宴上招呼客人,难免要喝多一点酒,加上今天来的人多,泰和县好些有脸面的人家,魏琅必须要给脸喝一杯。他如今还能保持神智清醒已经是十分难得了。

    听闻田筝出声后,魏小郎突然一把将田筝移动到自己身上,哈哈笑着道:“你要跟我一块洗吗?若是一块洗,我就洗!”

    田筝此时十分霸气的骑在魏小郎身上,她悄悄望了一眼旁边桌上燃烧着的红烛,昏黄的烛光下,依稀可见魏小郎狭促的眼神。

    田筝哼哼道:“爱洗不洗!谁耐烦理你啊。”

    说完,就想从他身上爬下去,麻蛋的,这姿势感觉也太羞耻了!可惜田筝挣扎了片刻,都没有得以脱身。

    魏小郎板着脸,正色道:“你现在是我媳妇儿了,不想理我都不行!”

    身子被束缚住,田筝只能继续哼哼了几声,道:“就是不想理你,快放开我啦。”

    “不放!”魏小郎长臂一伸,就把田筝举了起来,再次缩回手,就稳稳的抱紧了她,然后贱贱的笑道:“谁让你是我媳妇儿,我不可能放开你。”

    瞧田筝气鼓鼓着脸,魏小郎亲了一口,然后压低声音道:“你忘记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啦?”

    田筝捂着脸,十分不好意思道:“人家以为你忘记了呢。”

    可不是嘛,回来房间都半个小时了,光知道拉着她睡觉,也没见他有一点动静。能不让田筝怀疑嘛。

    “嘘……”魏小郎用手突然捂住田筝的嘴吧,侧耳倾听,果然发现窗外有不少人声,他卧房虽然空间很大,可仔细着听,还是能听到外面人刻意压低的嗓音。

    与此同时,站在窗户下偷听壁角的一群人,有忍耐不住了,小声道:“咋还没一点动静?魏娘子莫非你家小郎啥也不懂?”

    村子里的习俗就是这般,新婚洞|房夜若是没人去听壁角,反而不好。这种风气在泰和县都很盛行。

    魏娘子本来不屑于参加此类活动,可惜到底忍不住好奇,就凑了过来,那人的问话,霎时间把她羞得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魏娘子梗着脖子,想想还是替儿子反驳道:“我家小郎聪明着呢,哪里会不懂?”其实她自己心底还真有些怀疑……

    半响,黄氏捅了捅身边的周氏,问道:“阿琴,你有给筝丫头说说晚上的规矩吗?筝筝怎么也不劝着小郎赶紧洞|房?”

    一句话,又把另一位当娘的周氏给顶到了风浪口,周氏整个人手足无措,却是十分后悔跑过来凑热闹了,都是离家近惹的祸啊。

    黄氏、胡氏、刘氏包括春草四人都怂恿她一起来听,周氏窘迫道:“早上给了她画本呢,想来应是看了的。”

    围着的人多用一种略带指责的眼神瞧着周氏,周氏实在无措,干脆提脚就往自家走,嘴里还道:“我家去了。”

    周氏走了后,大家等了片刻,听房间里还没有声响,有个胖胖的妇人悄声道:“才刚还听说要拿热水洗澡,咋的就没了?敢情他们真的睡着了?”

    众人心中都升起诸如此类疑惑。

    有人便道:“魏娘子,不然你去送送热水?”

    正在这时,魏小郎突然把房门打开,大声叫唤道:“娘,让人帮我抬几桶水进来吧。”

    在京城时,家里有买了几个仆从,他们此次回来,只带了一个做粗活的婆子回来,魏娘子听闻了儿子的声音,赶紧凑过去,道:“就来。”

    很快的,那叫张妈妈的婆子就提着早已经准备好的热水桶进了喜房,一连提了四五桶进去,张妈妈出来后,被几个人抓着问看到了些什么。

    张妈妈看了一眼魏娘子,得到示意,才道:“我瞧着是真睡着了,咱们二奶奶睡得可熟呢,二少爷洗漱都是自己动手。”

    听张妈妈说得笃定,其余人都有些心意阑珊,于是马上就走了好几个人,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天色也不早了。余下的人见瞧不到好戏纷纷回了家去。

    魏小郎做贼似的走到窗户旁,发现真没有人了,内心呵呵一笑,然后才把用布盖着的木桶掀开。

    此时热水还没有冷却,用来洗漱依然可行。

    魏小郎轻轻推了下田筝,道:“快起来帮我擦背。”

    田筝迷糊中几乎是又睡了一觉,打着呵欠爬下床,因见魏小郎那么兴奋也不好扫他的兴,便走过去,他已经褪下了衣裳,自动爬进了浴|桶里。

    刚给他背打上香皂呢,不及防噗通一声一同跌落在水里,田筝盯着自己的湿|透的衣裳,黑着脸,恼火道:“干嘛不提醒一声。”

    幸好有他接着,没撞伤什么。

    魏小郎撇嘴道:“我就是故意吓你的。好不容易等到那些人走掉,你居然真的敢睡着?”他心气不顺啊。

    都说洞|房夜是人生最美的一件事,魏小郎心心念念的要与田筝一起度过,打定主意不想让旁人围观,结果田筝真的睡着了。

    田筝无语极了。

    而此刻很尴尬的是,两个人这样亲密,她感觉到魏小郎某个不可描述的部分居然起了反应,田筝立时一动不敢动。

    见田筝的衣裳碍眼,魏小郎抽出手就去解开她的衣领。连续弄了几次都没解开,眼见他要用蛮力了,田筝赶紧道:“放着!别动,我自己来。”

    田筝鼓起嘴,好好的漂亮衣裳,若是弄坏了她一定郁闷死。田筝还想洗干净,以后收起来放好呢。

    随着衣裳一件件脱落,田筝此时背对着魏小郎,因此看不见他蓦地涨得猪血红般的脸,重重的吐口气后,才压下心底的激|动。

    田筝也很羞涩,两个人本来要来一场浓意的鸳鸯|浴,结果两个人最后草草的了事了。田筝是被魏小郎强行抱上床的。

    还没盖好铺盖呢,魏小郎猛地扑了过去,掰正田筝的脸,就在她脸上落下一个个的吻,田筝好几次都喘不过气了。

    虽然有观看过岛国爱情|动作片,田筝有理论知识,却没啥经验,因此就由着魏小郎对着她整个人好奇的上下琢磨……

    十分钟后,魏小郎满头大汗,田筝缩在床上,没法忽略他那一脸苦恼的模样,田筝简直想爆笑出声。

    再过了十分钟后,田筝炯炯有神的欣赏着魏小郎颇为痛苦的抓着头发,他十分愧疚可怜兮兮的巴望着田筝。

    魏小郎恼火道:“再敢笑!”

    他一生气就又用自己的嘴巴堵住了田筝的唇,轻轻的撕咬般的亲吻着媳妇儿,田筝心里好笑的想,接吻那么无师自通,谁知……

    算了,人总要有点缺陷嘛。

    田筝得了透气时间,哈哈笑道:“小郎哥,我教你罢。”

    说完,田筝十分女王霸气侧漏的把身材高大的魏小郎压在了身下。魏小郎倒抽了一口凉气,浑身一震,却恍然大悟忍耐道:“原来如此。”

    很快的,田筝终于知道啥叫不作死就不会死了!麻蛋!真的很疼啊。

    虽然一夜无梦,她却睡得很不安稳,因为一直感觉有两只爪子在上下其手,田筝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天光大亮了。

    整个人被死死的圈禁在魏小郎怀抱里,田筝苦着脸,浑身都是酸痛,魏小郎见她醒来了,嘿嘿一笑道:“筝筝……”

    田筝别过脸,不想理会他。

    魏小郎逮着机会,亲昵的在她露出来的脖子上亲了一口,几乎是献宝般的叫道:“你看看这个,我才发现在咱们枕头底下有画本。”

    应该是魏家父母临时放在枕头底下的,却没想到这小夫妻俩晚上没发现。

    魏小郎的表情有些窘迫,心里更加懊恼,他怎么就没发现呢。早上觉得有啥咯着脖子才看到。

    作者有话要说:思维受到了限制,不敢太过。好遗憾……

    嘘!大家不要讨论肉啊。

    另外说一声,我把话题楼关于洗澡的问题删掉了,引起争论我觉得很不好,再次对认真评论的妹子们说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