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穿越之种田难为 > 第96章

第96章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穿越之种田难为 !

    魏小郎决定把成亲的一切事宜都自己包办了,全不用田筝操心,她只需等着做新嫁娘就行,甚至连田筝穿的嫁衣,他怕田筝绣不出来,于是就提出要请绣坊的人制作,到时候田筝意思意思着添个几针几线,也算是自己缝制的。

    这建议一提出来,可把周氏连同田家几个妯娌笑得直不起腰来,大家都说他操心的太过。周氏直接道:“小郎,这倒不用你忧心了,万事有我呢。”

    魏小郎只好偃旗息鼓,不过单独面对田筝时,他还是难免忧虑道:“两个月时间,你真的能绣好自己的嫁衣吗?”

    见他对自己十分不信任,田筝无言以对,瞧着他焦急的样子,好笑道:“我就嫁这么一次,连自己的嫁衣也弄不好,你也太小瞧我了。”

    不光是自己的嫁衣,还有给未来丈夫、公婆等缝制衣裳鞋袜,田筝的任务量真的不轻。可她这些年针线活也不是白做的,加上有周氏帮忙,田筝认为自己定能完成。

    魏小郎亲昵的揉了下田筝的头,感叹道:“我先时以为你做不来,因此跟娘亲说了几次在京城给你定制嫁衣,但娘亲还是希望你自己缝制。”

    长辈的想法,当然是希望小辈们成亲后和和美美的过日子,而只有亲自缝制嫁衣,才能带来吉利,魏娘子对于这一点很坚持。

    几年京城生活,魏娘子走过的心历路程不是三言两语就说清楚。在鸭头源时,她是人人敬重的秀才娘子,丈夫有能力,儿子们出色,她为人又谦和,故而一直顺风顺水,突然让她在京城中与别人左右逢源,她是真的很难适应。

    她以为,大儿子考中了举人,便该人人敬仰,前途无量,可惜京城中像他们这般的寒门学子,哪里就能一步登天?

    幸好魏文杰春闱得了二甲,身份霎时间水涨船高,因而也让一些善于投机的世家发现他的价值,魏家这才正眼瞧他们一家,而当家夫人更是挟恩以娘家侄女下嫁与魏文杰。

    大儿媳妇是个标准的闺秀,但是与魏娘子谈不来话题,且她对于不能为儿子做主娶妻一事,一直有些耿耿于怀。

    当日听闻小儿心悦田筝,魏娘子打从心底乐意,这不,魏秀才夫妻俩人才亲自回来主持婚礼。

    田筝低着头,咬掉手里的线,然后才道:“小郎哥你怎么对我这么没信心?也不想想我学了多久呢。”说着,就示意魏小郎接着衣裳,道:“看看合不合身?”

    魏小郎开心的接过来,然后笑嘻嘻道:“我不是对你没信心,你不是不爱做嘛?”拿着衣裳比划了一下,叫唤道:“既然如此,我以后的衣裳就包给你做啦?”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田筝哼哼了几句,又低着头赶制其他譬如荷包、手绢之类的小东西了。

    田筝与魏小郎的婚期定在十月初,说起来还是比较赶,好在田老三与周氏自从田叶出嫁后,就一直在备着田筝与田玉景结婚的嫁妆和聘礼。因此一家人不算太忙碌。

    天渐渐有些凉了,田筝窝在床上绣嫁衣,有周氏帮忙掌眼,如今只差一些小装饰就大功告成。

    床铺上一一摆放着几个针线篓子,田筝刚好把剪刀放下,就看到奶奶尹氏过来了。尹氏见田筝要起身,便道:“就坐着吧。”

    田筝笑着问道:“奶奶,你怎么过来了?”她拨开几个篓子,还是下床,给尹氏铺了张小垫子在椅子。

    尹氏瞧着孙女愈发清丽的模样,打心眼里高兴,便从怀里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银票,道:“筝筝,这儿有一百两银票子,是当初你爹娘给我保管的留予你做压箱钱,你嫁了那般人家,自己也得有点防身银子。”

    尹氏讲完,不容分说的把银票塞在田筝手中,然后又重随身荷包中倒出十两碎银来,道:“这些是我与你爷爷给的,你都收起来。”

    田筝望着尹氏布满皱纹的脸,她头上已经花白,可两位老人依然操心着各方的儿孙,田筝叹口气道:“奶奶,我娘亲留了我压箱钱。这些您收起来罢。”

    尹氏板起脸,严肃道:“我们两个老家伙,还有啥需要花钱的时候?这些本就是给你的,再不收起来,奶奶生气了。”

    尹氏与田老汉两老对目前的生活是很满意的,因为儿孙们至少很孝顺,每月的赡养费都给的足足,他们手里也攒了几十两银子。于是,心情好了,看哪个孙子乖顺,就爱给点小钱与他们。

    田筝想想,不用辜负老人家的心意,就把钱收了起来。

    尹氏见田筝拿好了钱,就道:“我还得帮你五叔看着家,那我先过去了。”

    尹氏出了门,田筝想了片刻,就明白了这钱,当是以前卖香皂方子时,爹娘给了爷爷奶奶的,却没想到,最后他们又留给了自己。

    等着成亲的日子,魏小郎又出去办了一趟事情,临近婚期十几天时,才匆匆赶回来,他一到家里,就跑过来找田筝。

    魏琅偷偷的塞给田筝一个小匣子,满怀期待的看着她打开。

    匣子一打开,田筝突然被迷晕了眼,竟然是一匣子的粉珍珠,颗颗都有小手指甲那么大。田筝抬头时,对上魏小郎火热的视线,心里有点小甜蜜,便低声道:“你从哪儿弄来的?花了不少钱吧?”

    这些珍珠成色那般好,形状大小几乎无差别,肯定费不少钱。无论如何,他愿意为了自己费心思,田筝都感觉很高兴。

    魏小郎嗤道:“你咋那么俗气?这么好看的珍珠,就想到钱呢?”然后放低音量低估道:“一点眼色也没有。”

    田筝瞪眼,道:“我就俗气了怎么着?”

    魏小郎想想这丫头不指明了定不会开窍,便指着自己的脸蛋,道:“快点亲小郎哥一口。亲了我就不说你俗气。”

    原来如此,田筝望着魏琅偏过来的脸,靠过去正准备亲上去时,突然调转了方向,然后躲开了,特意嘲笑道:“你那张黑脸,我实在下不了嘴,我还是选择俗气算了。”

    可把魏小郎气坏了。居然敢嫌弃他脸黑,且还当面嘲笑于他。

    魏小郎二话不说,走过去就企图抓住田筝,这么多年武术不是白练的,田筝在他面前就是战力五渣的废柴,当即就被抓住了。

    亲密搂在一起时,两个人心中同时打了个激灵,魏小郎感觉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悸动从头到脚划过,不由加紧揽住田筝。

    魏小郎之前只是蜻蜓点水的亲下脸蛋,即便是拥抱也很快就放开了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用与异性这么亲密过。除了紧张、还是紧张,当然紧张中还带着点无法明说的期待。

    静谧的空间中,只听得两个人咚咚的心跳声。

    良久,也不见魏小郎行动,田筝恼火了,吼道:“你到底亲不亲?动作迅速点行不?人家腿都站麻了。”

    田筝说的是大实话啊。她真的觉得腿都麻了,也没等到激|情|四溢的拥吻,艾玛,亏得她那么期待呢。

    魏小郎伸出一只手压住田筝的头,不让她看见自己脸上的窘迫,张口几次欲言,还是决定不说了。

    等不来魏小郎的行动,田筝打算亲自上阵了,可惜他力道大,把田筝搂得死死的,整个人动不了。

    魏小郎意识到不能让怀里的人儿再乱动了,想也不想的放开了田筝,在她没有反应过来时,拉开房门就冲了出去。

    留下田筝一个人对着大开的门发呆……

    难道是她太奔放了?

    或者在恼她没有一开始就亲他的脸?

    什么嘛,一言不发就走掉了到底是几个意思?田筝干脆的丢开这烦人的问题,专心的数着匣子里的珍珠。

    这些都是魏小郎在一年多的海上港口跟别人换来的,起初只有几颗,他瞧着漂亮,心想田筝一定喜欢,于是就攒了起来,攒得多了就凑了一匣子。

    本来早就想拿给田筝了,可是回来后又忙着很多事,这才推迟到现在给。

    魏小郎匆匆跑回了自己家,一阵风似的蹿进了他房间,魏娘子在大厅中问他话都没听到,他躲在房间中平息那股悸|动。

    半响,身体终于恢复了平静,魏小郎恼怒的掰着手指数了数,绝望的发现竟然还有五天才正式迎亲。

    对于魏小郎来说很煎熬的五天时间,田筝亦觉得难熬,周氏已经完全禁止她随意跑出去了,她在家里除了堂姐妹来串门时跟人说几句话,只外就没啥事儿做了。

    临到成亲前一晚,田筝突然紧张了,她一直抓着姐姐田叶,叨叨絮絮的说个不停,弄得田叶颇为好笑道:“我当年成亲时,筝筝你不是笑话姐姐说你焦躁什么?新嫁娘就拜拜堂,然后送入洞房不就没事儿了?”

    田筝无语的白了一眼对方,她的好姐姐喂,那是当年自己用来安慰她的,田筝可不是古代纯洁的儿童啊。

    想当年也偷偷看了几步爱情动作片的好么?

    想到这个,一时间田筝觉得枕头底下有些发烫,那是周氏偷偷塞给她一本书,并嘱咐她一定要好好的看。

    田筝原以为娘亲即便不会言传身教,怎么着都会给她说几句呢,没想到只是区区给了一本书让她自学。

    古人真是太含蓄了!

    不知道魏小郎那儿,有谁会教他呀?

    忐忑不安中,终于等来的成亲的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知道大家都期待成亲,我也很期待的说,废柴的我一激动,突然卡文了,导致今天这章不太如意。

    明天筝筝就可以对小郎哥开吃啦。\(^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