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穿越之种田难为 > 第94章

第94章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穿越之种田难为 !

    马车缓缓的驶向目的地,前面赶车的是赵家的车夫,田筝与田叶带着女儿赵乐嘉在车厢里坐着,里面铺着软垫,倒不会太难受。

    田叶怀里抱着赵乐嘉睡得熟呼呼,还打起了小鼾声,惹得田筝低声笑道:“她怎的跟个小子一般?”

    田叶温柔的帮女儿把额前的头发拨开,听闻却笑道:“都说外甥肖舅,我看啊,这是外甥女肖姨,她性子就跟你一样,你小时候比嘉嘉还活泼呢。”

    这么久远的事情了,谁还记得呢?田筝挠挠头,呵呵干笑道:“长大就文静了,我不就是这般吗?”

    田叶正要调侃妹妹几句,马车突然紧急刹住,晃荡了片刻就停住了,眼看怀里的孩子瘪着嘴将哭未哭的样子,田叶赶紧一把搂紧女儿,轻轻的摇晃了,孩子被安抚住,很快继续熟睡了。

    田筝皱眉问道:“车夫大哥,刚才是怎么回事?”

    那驾车的汉子羞红了脸,因自己眼花,惊吓到主人家。十分愧疚道:“车轱辘撞上了大石块,一时没看清楚。”

    “没大碍,无须放在心上,继续赶路吧。”田筝把帘子关上,坐了回去。

    可就在这时,又听闻一阵马蹄声,对方很快就靠了过来,二话不说,立时就拦住了马车的去路。

    马车夫被惊吓到,以为遇到了打家劫舍的歹人,脸色惊恐的看着那身着一身青衫,阳光明媚之下亦瞧不出容貌的男子。

    魏琅抱手问道:“可是赵家的车驾?”

    来人礼貌相问,车夫稍微放了心,出声问道:“阁下是?”

    看来是了,总算追上了,顾不得回答无干的人,魏小郎扯出个笑容来,立刻就对着车厢大声喊道:“田筝,筝筝,快出来!”

    田筝闷在车厢里,正觉热得慌,而马车怎的还不走呢,听闻那一句嘹亮的声音,心猛地一抖,虽然褪去了少年的音色,她还是马上认出了是魏小郎的声音。

    田叶偏过头,疑惑道:“难道是小郎?”

    见里面无人应答,魏小郎连喊了几声,道:“筝筝……你咋还不出来?”奇怪?难道找错了车?

    没可能啊,他在赵家门上听闻了车驾的装饰,不可能认错。于是又大声的喊了几句。这条道上也不是全无路人,一时间惹得好些人侧目。

    田筝憋得脸色紫红,忽的一把将车帘拉开,大声道:“喊什么?天上的老鹰都快被你喊下来了。”

    “不怕,老鹰下来也叼不走你,我会把它赶跑的。”魏小郎咧开嘴笑着对上了田筝的眼睛,田筝被他那灿烂的笑容闪瞎了眼,突然忘记吐槽他了。

    爽朗豪放而真挚的灿烂笑容,是因为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儿,魏小郎翻身下马,立时就来到田筝的跟前。

    一股隐秘的欣喜悄然在心底开花。田筝扭捏道:“谁跟你说笑呢,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魏小郎伸出手,想扶田筝下马车,便道:“才刚到家,听闻你去了姐姐家,因为想早点见到你,就追过来了。”

    好直白,田筝脸一热,哼道:“谁让你那样急?我又不是不回去,后天就家去的。”她也没拒绝魏小郎,伸出手顺着他的力道就下了马车。

    魏小郎低声道:“我不急,就是不想让你等太久。”

    这话发至肺腑,原本计划开春时节就该到家,可路上出了情况,拖延到春末才靠岸,大致理顺了一些事,回了趟京城与父母商量好,他就马不停蹄的往鸭头源赶路。

    拖了几个月,也没法给田筝传递信件,魏小郎怕田筝在家里焦急,本来爹娘是想让自己与他们一道走,可他还是驾着马先行了。

    就是很遗憾,本来按照计划,他们该早两个月就定亲的了,错过了一个好日子,魏小郎想想还是有些郁闷,不过终于见到田筝了,一时间不错眼的看个不停。

    田筝怔了一下,突然发觉这熊孩子愈发肉麻了,而且他还一点自觉都没有,可说实在的,因超出了说定的时间,一直都无魏小郎的消息,她的确焦虑过,暴躁过,也恼过他……

    一切的不安,瞬时被这句不想让你等抚平了。

    对方的眼神太炙热,田筝忍不住掐了一把他的胳膊,故作生气道:“看什么呢,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吗?”

    “咳咳……”车厢里田叶实在听不下去了,禁不住咳了一声,提醒那久别重逢的两人,旁边还有围观的人呢。

    魏小郎悄悄比划了下田筝的身高,发现只到自己的下巴处,嘿嘿的笑了一声,马上板着脸,正色道:“叶姐姐安好……”

    与田叶互相见过后,田叶便道:“小郎,马上就到庄子上了,你与我们一块去住几天罢?到时一道家去。”

    魏小郎到也不急,马上应道:“可以,只是我出来仓促,一应衣裳鞋袜都没有带来。”可不是呢,刚到家,扔下行李,就跑出来了。

    说出来时,魏小郎才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田叶笑笑道:“庄子上有你姐夫的衣裳,我看你应能穿下的。”倒是想不到小郎一下子长得那般高大了。

    很快的,魏小郎骑着马,跟在田筝他们马车的旁边走,看着他精神抖擞的样子,田筝突然觉得有些窘。

    特别是面对田叶打趣的眼神时。

    半响,田筝生气了,道:“姐姐你瞧什么呢?我脸上又没花朵。”

    田叶扑哧一声,乐道:“我倒是问你,才刚我不出声阻止,你是不是要跟着小郎家去了?也不想想你今儿是去哪儿呢。”

    妹妹与小郎的亲事,在家里都是过了明路的,所以他们久别重逢,田叶不忍心打扰,导致那两人完全忽略了周围的人事。

    田筝不着调的下了马车,眼看就要跟着对方走了,田叶不得不拦住。

    田筝自己也觉得姐姐有理由嘲笑自己,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理,她只能岔开话题道:“你看看他那乌漆麻黑的模样,也不知道在哪个泥里滚了一圈回来呢。”

    魏琅晒得更黑了,猛然一见,真以为是从非洲难民营逃出来的。田筝捂着嘴偷偷的笑,不过也没黑人那么夸张,就是相比旁人黑得很明显而已。

    田叶拿着扇子轻轻的扇风,见妹妹心里欢喜却故作嫌弃的样子,便道:“你姐夫认识很多比他白净的男儿,你若是不喜欢,我让你姐夫给你挑个好的。”

    没法聊了,田筝闭上嘴巴,任由田叶打趣了。

    结了婚有了孩子后的女人还真有点可怕,像自家姐姐,明明以前是个知心柔顺的姑娘,现在变得嘴巴那么碎。

    整天调戏自家妹妹有意思嘛?

    田筝别过头,刚好转向了车窗旁,立时就对上了魏小郎的视线。他露出个笑容来,田筝马上回了一个笑脸。

    烈日下,魏小郎整个人更加灿烂了。

    很快就到了赵家的庄子处,魏小郎帮着把几个人的包袱拿到竹屋里面,田叶抱着女儿与田筝跟着走在后面。

    稍微作了安顿,田叶才把自己丈夫的一套衣裳找出来,想着应该能穿得上,便带过去给魏琅。

    魏琅在她心中,其实与弟弟一般无二,也没啥避讳,魏小郎接过衣裳,就提出想去洗漱一番。

    临去洗漱时,魏小郎不忘吩咐道:“筝筝,我想吃韭菜鸡蛋粥。”

    连着赶路,吃的都是粗糙的食物,立时又想着田筝精心熬制的粥水了,忍不住咋咋嘴巴,嘿嘿的对着她一个劲儿的笑。

    田筝心道一回来就把她当厨娘了,可还是忍不住问道:“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魏小郎凝神想了片刻,摇头道:“想不出来了,在海上时,就想吃你煮的粥,那你随便煮些其他的菜吧。无论什么,我都会吃光的。”

    他自己也试着熬了粥,但是就没有田筝那种味道。再说,船上都是糙汉子,没几个热衷于做吃食的。可想而知,他的肚子饥渴了有多久呢。

    真不客气呢,田筝哼哼的一声,脑子里冒出了一长串的菜单,幸好因为他们要过来,已经提前通知了庄子的主事,主事早早准备好了很多食材。

    田叶要带着自己孩子,于是只有田筝及庄子的长工在灶房忙碌。

    田筝做菜时,那位长得胖胖的婶子帮着看火,先是做了一道凉拌菜,她试了下觉得味道可以。

    粥早已经在另一个灶上熬着了。

    下了油后,放下剁成一段段的排骨,她要做的是糖醋排骨,这道菜如今吃着不会觉得腻。等差不多收汁时,洗完澡穿戴整齐的魏小郎进来了。

    他出声让帮忙的婶子离开,由着他来看火就行了。那胖婶子接受到田筝的示意,便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田筝皱着问道:“你怎么去趟一会?”

    骑马赶那样久的路,是个人也累了罢。

    魏小郎不出声时,整个人很严肃,虽然轮廓依然有少年的清俊,只是愈发有男人味了,当然是他不犯二的前提下。

    魏小郎道:“吃饱了再睡。”

    在田筝悄悄打量田筝时,魏小郎也偷偷的观察着她,她的模样与自己想象中差不多,就是没想到田筝竟然长高了。

    且还长得盘靓条顺的,魏小郎忍不住上前抓着机会亲了一口,刚好亲在田筝的侧脸上面,吓得田筝差点把手中的盘子摔碎了。

    她放下盘子,恶狠狠的等着魏小郎。

    魏小郎丝毫不恼怒,反而觉得她那小模样愈发可爱了,一时间忍不住手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

    田筝抱着自己的脑袋,吼道:“你有完没完啊?”

    “没完。”魏小郎无赖道。说完,突然一本正经的问道:“筝筝,我离开的日子,你有没有想念过我呢?”

    见田筝傻愣愣的不答话,魏小郎眼里有些受伤,哼道:“难道你一点都没想念过我吗?我不是说了让你切不可行那招蜂引蝶之事?”

    不想念,莫非是她不喜欢自己?

    话题转换的太快,田筝一时都反映不过来,她实在接受不了魏小郎画风多样的转变,这么肉麻兮兮的话题,叫她怎么答嘛。半响,她小声道:“小郎哥,我很想你呢。”

    发至肺腑的想念。

    魏琅听完,咧嘴又笑开了,在田筝不及防时把她揽入了自己怀里,就这么亲上了她的额头,还窃喜道:“筝筝,咱爹娘应该过几天就家来了,已经选好了日子,干脆就不定亲了,我们直接成亲罢”

    肉麻新升级了。这么令人喷饭的话,田筝却心头一软,蓦地生出一种自己招架不住魏小郎的感觉来。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哒╭(╯3╰)╮

    小郎哥不是真的黑炭,就是黑得比别人明显,在海上常常晒太阳造成的。是个阳光健康的男子汉啦。O(∩_∩)O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