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穿越之种田难为 > 1第81章

1第81章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穿越之种田难为 !

    田筝家自从田叶的婚事定下来后,一连热闹了好多天才稍微停歇,婚期定在明年一月份,周氏开始催促田叶绣自己的嫁衣了。

    鸭头源村的未婚姑娘自婚期确定后,就会开始赶制嫁衣,一针一线都由自己缝制,当然周氏会在旁边指点。

    田筝看着一匹红布被裁剪成几份,然后缝制成头盖,衣裳,裙裤等等,还要在衣裳袖口,领口等处绣上花纹,加上配饰,光是纯围观就已经眼花缭乱,偶尔田叶面对妹妹飘过来的眼神时,便会柔声道:“筝筝,你来跟着我学一下,过两年你亦要绣自己的。”

    虽然被这儿美丽的嫁衣弄得稀里糊涂,田筝真没有信心自己能绣出来,不过姐姐愿意耐心教自己,她还是乖乖的在旁边听,偶尔帮忙递个剪刀线头什么。

    离午饭时间还有一个多钟,暂时不需要做食物,于是姐妹俩温馨的教学中,田家大门有人在家时,不会关上门,感觉到脚步声,田筝一回头,见又是田如慧这小姑娘。

    她三不五时定点来串门,每每都要在田家摆好饭,魏小郎刚过来时才肯挪步回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田如慧尚未走近,就笑着道:“你们还在绣呢?瞧着真好看。”

    不等田筝姐妹们回答,她就自发在墙角找了张凳子,一块儿凑在田叶跟前,忍不住伸手摸着衣裳的纹路,道:“叶姐姐,这种教教我可好?”

    田叶放下手里的针,理顺一下被捻起的皱褶,才道:“并不是多难的纹,你手那样巧,多看几眼定会懂了。”

    田如慧一直明里暗里挑衅着妹妹针线活不好,说实在的,田叶对她心生反感,并不太乐意跟她长期处在一块,只是碍着里正的面子,也不能拒绝别人登门。

    田如慧道:“我哪里及得上叶姐姐?还求着你肯教我呢。”

    里正娘子未雨绸缪,田如慧是田守光唯一的女儿,自然一早就备起嫁妆来,这嫁衣正打算买布裁制,田如慧正是借着观摩的机会,时不时登门。

    看对方理都没理自己一声,田筝与这田如慧聊不来,立时站起来,准备离开这里找其他事儿干,便道:“姐,如慧姐姐,你们慢慢聊吧。我出去看看爹娘啥时候回来。”

    刚丢下话,田叶就追着道:“别走太远,外面晒得很,早点家来啊?”

    “嗯。”田筝点点头,正打算走时,田如慧抬起头来,对着田筝笑道:“筝筝已经晒得那样黑了,你是该好好注意了。俗话说一白遮百丑,咱们女孩子可不能变黑呀,不然谁家喜欢呢?”

    田筝忍不住掀开自己的手臂,瞧那嫩如白葱般的肌肤,很是弄不明白她哪里黑了?难道是脸晒黑了?再黑黑不过魏小郎,她怕什么?

    于是,田筝笑嘻嘻的回嘴道:“瞧如慧姐姐说的那般,且天天来跟我姐研习嫁衣,婚事定已经妥当了罢?到底是谁家那么有福气能讨到咱们天生丽质的如慧姐?”

    田如慧嘴角一僵,回避道:“哪里有什么人家?”

    田筝道:“你快说!这时候有啥好害臊的?”

    田如慧气恼的跺脚,道:“真没人,你干嘛咄咄逼人的问我!”

    田叶听了,停下手中的活,睁大眼睛同好奇的追问道:“如慧已经订好了人家?怎的一点风声也无?快说来让我也喜乐一番。”

    被田家姐妹连续打趣,田如慧又不是个能开得起玩笑的人,此时气得鼓起腮帮子,真的恼怒道:“真没定人家,我还小呢,干嘛要急着谈婚论嫁?”

    田筝内心呵呵一声,眯起眼睛笑道:“那你急啥?如慧姐姐肤白貌美,针线活又好,哪里会愁嫁?反正我离嫁人也要好久呢,这时候晒黑了,我再养回来不就得了。”

    知道妹妹是取笑田如慧,见她急得眼圈都红了,田叶怕闹得不好看,便赶紧打圆场道:“筝筝你这丫头,一口一个嫁人都不害臊?快停下嘴。”

    “那如慧姐姐也得停嘴罢?不然她日日说这样不好嫁人,那样也不能嫁人,我都快怀疑自己嫁不出去啦。”吐完这句话,田筝赶紧跑出门槛。

    院子里,田如慧苦着脸诉道:“我哪里日日说这样的话?便是说也是为了筝筝好,她怎么那样讲我?”

    明明就是别人不识好人心,反倒牵涉自己。田如慧言语里充满一股子的哀怨委屈之情。

    田叶垂低头,闷声道:“都别说罢……”

    田如慧偷偷瞪了一眼田叶,突然明白本来想找人不自在,反而把自己弄不自在了,可如今还没到魏琅来的时间点呢,只能忍着不出声了。

    田筝可不管田如慧心里爽不爽快,反正自己又没欠她,干嘛要像太后一般伺候人家?跑出来匆忙,忘了带斗笠,便绕道五叔家借了一顶。

    乡间的路闷热难受,水稻逐渐成熟,眼看又是一年收获季来临,田老三正在给水田放水,水源有限,大家都争相放,轮到自家时也只能守候在旁边。

    田老三坐在一棵树荫下躲避太阳,见闺女来了,便问道:“筝丫头你怎么这时候跑出来啦?”

    “爹,这亩田啥时候放完?”田筝问道。

    “快咯,等吃过午饭估摸着就可以放完了。”田老三折了几片树叶垫在地上,让闺女坐上去,地上水壶示意田筝喝水。

    田筝摇摇头,问道:“爹,你待会儿回去吃饭吗?不回等会我给你送来啊?”

    田老三擦擦额角的汗珠,笑道:“你给爹多装一碗粥来,要放凉了才带来知道吗?还有在泡坛子里弄点酸豆角萝卜。”

    这天气食不下咽,吃点酸的好开胃,田筝撅嘴道:“爹,你放心吧,你闺女还能亏待您呢?”

    田老三瞧着顽皮的二女儿,也已经有姑娘家样儿了,再想想大女儿马上成为别人家的,一时间心里很是惆怅,真恨不得时光停住。

    田筝没啥事,坐了一会儿就被爹爹催促家去,她走回去时,顺道又去了一趟菜地里,采了一捧四季豆,还有几根黄瓜,两根苦瓜,心里一串菜单就冒出来,刚好菜地边上长了很茂盛的马齿苋。

    一丛丛的,想起来它的细腻口感,田筝便停住脚步,掐了很大一把马齿苋回去。

    到家时,一看田如慧果然还没有走,田筝一路走到灶房,把弄回来的菜放在一边,就开始洗米做饭了。

    院子里田叶收拢好针线篮,对田如慧道:“我得做饭去啦,如慧你自个儿在这里坐一下,还是回家去?”

    田如慧道:“反正家去没啥事,你们这儿好玩呢,我就随意坐着吧。”

    对于这样厚脸皮的人儿,田叶没法了,便由得她去了,把衣裳布料都收进自己房间后,才走进灶房,跟妹妹一块儿忙活。

    见摘回来的马齿苋,田叶问道:“这个,筝筝你打算怎么弄?“

    田筝今日打算做干煸四季豆,苦瓜煎鸡蛋,还有拍黄瓜,至于马齿苋,这时候再弄粉蒸马齿苋已经来不及了,便道:“就凉拌吧,开胃呢。”

    两个人做起事情来井井有条,很是默契的分工合作,田筝抽空还去喂了一趟猪,他们家如今养了三头大白猪,每日里都要喂三遍。

    经过院子时,看田如慧百无聊赖的闲坐着,田筝满头黑线,她实在是对这个村子里小姑娘们追求真爱的冲劲深感佩服。

    其实,魏小郎每天来时,跟田如慧就打个照面,田如慧笑着对他说一声:“小郎来吃饭呀?”

    然后魏小郎就漫不经心的点下头。

    之后,田如慧就很自觉的回家了。

    田如慧乐此不疲,田筝至今也不明白她喜欢魏小郎什么?偶尔闲聊时,田玉慧就会很笃定魏小郎一定能中秀才,且定能超过他哥哥,将来一定会做大官。

    这点,田筝自己也很认同,魏小郎的确是个心智坚定的好孩子,她很相信魏小郎。

    说曹操,曹操到,还没有到饭点呢,魏小郎带着七宝就进了田家大门,一边的田如慧听到狗叫声,立时就站起来,并整理了下衣裳。

    魏小郎目不斜视,一径儿就跨过了田如慧身边,导致对方脸色突然沉下来,咬了下嘴角,追上去问道:“小郎,今儿这样早就过来吃饭啦?”

    魏琅拧眉,对于有些早熟的他来说,田如慧的行为透露的意思,他大致已经猜到点啥,只是对方没确实透露,他也不好回应。只能神色淡淡道:“时间到了就过来罢。”

    田如慧呼出一口气,“你前几天可是晚三刻钟才来呢,是今天肚子饿的快吗?”

    话有点多了,这可不是魏琅乐意见到的,若是这样的对话天天来一回,他以后可受不了,于是微怒道:“饿还有那样多说法吗?”

    田如慧哑声,嘴角蠕动两下,委屈道:“我就问问……”

    魏小郎心想不管怎么样,啥都拒绝了先,田如慧可不是自己喜欢的型,他还是喜欢天真妹这种可以搓可以揉的妹妹。

    魏小郎便道:“那以后别问了,我不喜欢回答。”

    田如慧又一次被对方一句话堵得出不了声,跺跺脚不甘心的走出了田筝家大门,心里是着实委屈极了。

    魏小郎可不是能操心别人情绪的人,见田如慧走了,立刻挨近田筝身边,道:“这几天学习紧要时候,我就不过来吃饭了,你就给我送饭过去罢。”

    昨天他肚子饿了,深深忍了到田三叔来请才到田家吃饭,结果那田如慧还等着他,魏小郎意识到不能跟她耗,不然饿死的只有自己。于是,只能让田筝给自己送饭,他呆在家里大多时候不出门,估摸着就没啥碰面的机会了。

    当然了,这些他不会与田筝明说,看田筝那懵懂傻样儿,估计说也说不清。唉……总觉得自己该操心的事儿太多了!魏琅重重叹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夏天蚊子好多,每天都要与蚊子捉一会儿迷藏╭(╯^╰)╮

    亲亲与我一样天天与蚊子奋战的亲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