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穿越之种田难为 > 第78章

第78章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穿越之种田难为 !

    多人一起吃饭才有气氛,老田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饭桌上田老三与田老汉两个人聊着接下来田地的打算,尹氏与周氏两人聊着家里的事情,田叶、田筝、加上魏小郎三个孩子就埋头苦吃。

    田筝扒了一口饭,魏小郎的碗就伸了过来,她撇过去瞄了一眼,发现碗底都空了,知他是想让自己帮忙装饭的意思,田筝放下筷子,站起来去饭锅里装了一碗递给他。

    魏小郎接过碗,低下头大口吃起来。

    见他吃得开心,周氏心里也高兴,嘴上笑着道:“小郎慢慢吃,锅子里饭多得很,你尽管吃。”

    “嗯。”魏小郎边吃边闷声道。

    田筝半碗饭都没吃完,魏小郎的碗又伸过来了,她无意识的瞄了一眼他的肚子,衣服包裹住瞧不清,没法,田筝只得继续走到饭锅那儿给他打了一碗饭。

    尹氏见自己面前的那碗菜还没怎么动过,因离得远,以为魏小郎夹不到,便站起来把碗移到魏小郎面前,道:“这也好吃,小郎你尝尝看……”

    魏小郎抬头,眼里微不可见的抖动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夹了一筷子,放进嘴巴里随意咀嚼了一会就赶紧吞进肚子,然后笑着对尹氏道:“奶奶,是挺好吃的。”

    尹氏开怀道:“那你多吃点。”

    魏小郎犹豫了一会儿,很给面子的夹了几筷子。田筝暗地里为他捏了一把汗,尹氏与魏小郎接触不多,所以根本不清楚他的喜好,这熊孩子可是非常非常讨厌吃芹菜的呀。

    吃芹菜几乎等同于要他的命。

    因此,魏家的餐桌上从来不会有芹菜搭配的饭食,为什么田筝会知道这个事情,还是几年前魏娘子无意中说出来的。

    现在瞧着魏小郎明明如同嚼蜡般,还要保持笑眯眯的表情,田筝也不知道咋的,就道:“小郎哥,我最爱吃芹菜了,你可别把它吃完呀!”

    熊孩子长大了懂事了,总该给点鼓励不是?既然他为了不扫自家奶奶的兴致,愿意委屈自己吃讨厌的食物,田筝少不得要解救他逃出火海中。

    一时间,田筝都为自己高尚的情操点赞了。

    魏小郎一听,立时停下筷子,语气里有点小窃喜,掩饰不住的呵呵笑道:“我不吃,我全给你留着。”

    似乎意识到这话说的过快,魏小郎又解释般对尹氏、还有周氏几个长辈道:“奶奶、伯娘,筝筝说她喜欢吃芹菜,那……我把芹菜留给她吃啦?”

    多年的老人成了精,见了这反映,尹氏也知晓自己闹了乌龙,赶紧顺着道:“小郎最是懂礼,既然她想吃,咱就留给她,倒是你喜欢吃啥,你自己尽管夹菜,够不到的你可要直接说出来。”

    “嗯。”魏小郎点点头,连刚才绷紧的表情都松懈下来。

    周氏赶忙把自己面前那碗油炸小鱼递过去,替换下魏小郎面前那碗吃光的,笑着招呼道:“这儿还有,小郎慢慢吃。”

    魏小郎碗里还有几根芹菜,愁苦了一下,忽而心想反正田筝喜欢吃,索性全部一点点挑出来,一股脑儿都给夹到田筝的碗里了。

    田筝炯炯有神的注视着魏小郎的动作,他夹完后,对着田筝露出个大大的笑容,黝黑的脸蛋上只见到一排白净的牙齿,道:“我碗里的也给你了,你快吃罢?”

    谁耐烦吃你碗里的啊?还有没有一点卫生意识了?田筝很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这会儿轮到田筝自己苦大深仇的吞了一口芹菜了。

    见田筝吃了,魏小郎很是得意,语气轻快道:“看我对你好吧?”

    田筝默默的点头,心里只想给他个呵呵……

    对于田筝来说不是那么美妙的晚餐结束后,田老汉与尹氏回了五房,田筝已经没啥事情做了,就跟着爹爹还有魏小郎在院子里乘凉。

    饭后坐个半小时,周氏就过来道:“水给你弄好了,小郎你快去洗漱,今儿定是累了,弄干净早早家去歇息。”

    的确累了,魏小郎也不拒绝,田家这般洗漱方便,他就不用多此一举回家后再烧热水了,当即就拿着事先准备的衣物进了洗漱房。

    等魏小郎弄好,招呼一声七宝,一人一狗颠颠而回了自家。

    大凤朝的夏日昼长夜短,田家人吃完饭天色才将将擦黑,这期间田叶还去果园里喂了狗狗们。

    田老三以前说要帮田玉景买一只猎犬家来,当时就买了一只小母|狗,狗毛色同样是黑色,田玉景高兴极了,田筝和田叶都很喜欢那条小狗,每日里都会留着食物给小狗吃。

    名字取的很窘迫,叫做‘八宝’。是田玉景取的,他的神奇思路是既然小郎哥的七宝那样厉害,那他养的小狗一定更威武,所以,比七大的名字,当然是八宝了。

    七宝与八宝两只狗狗果然产生了情愫,生了一窝四只小狗,现在狗狗们都长大了,为了家里果园的安全,小狗们全部都放养在果园子里面。

    八宝因此也把家安在果园子里,田家人每日里都会给狗们送食物过去。

    令田筝失望的是,七宝那个花心萝卜,居然播完种后,就不管狗崽崽们了,与八宝亦是完事后就没了情分。

    七宝照样守在魏家,田筝当时还感叹一句:七宝真是一条渣渣狗狗呀

    “姐姐,七宝还有大宝它们都可以吧?”田叶进了门后,田筝跟过去问道。

    田叶眯起眼笑道:“都吃得欢呢。”

    几只狗狗在果园子里警惕偷盗水果的人,可是帮了田筝一家大忙了,要知道若是没有狗狗守护,家里就得安排一位大人晚上守在那儿睡觉了。

    即便如此,田老三还是得三不五时的在果园子里面睡。

    田叶自从与田筝交心后,揣着的心事有人分享,精神面貌果然好了很多,田筝甚至觉得姐姐已经彻底放下了张二郎的事。

    晚间田筝刚躺上床,田叶悄悄的打开了妹妹的门,然后挤上床,道:“筝筝,今晚我与你一起歇息可好?”

    黑夜中看不清田叶的神色,不过听话语轻松着,姐姐可是很不喜欢跟自己窝在一张床的啊,一定是有啥心事想说,田筝便道:“行。”

    等了片刻,待田筝以为田叶不会说啥时,耳边才传来田叶特意压低的声音:“筝筝,晚间我去园子那儿喂八宝它们时,遇见了二郎哥……”

    一听见张二郎,田筝立刻紧张了,赶紧问道:“他跟你说什么了?”

    田叶躺在一旁,似乎在组织言语,想了片刻,才道:“他没有与我说道什么,撞见我他就想躲开,原本我也不想再见他,可是毕竟是一个村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便对他说一切我都想开了,也希望二郎哥珍重。”

    把晚间那件事对妹妹说出来,田叶似乎用了很大勇气,讲话的时候紧紧的把手握成拳头,说完闷在被子里。

    田筝没有问张二郎回答了什么,只叹一口气,道:“姐,你这样想真好,这事并不出格,你勿需害怕,张二郎定不会再跟别人说的。”

    “嗯……”田叶捂着头,一时间情绪上无法控制,流出了眼泪来。

    田叶很不理解自己如今的行为,为何明明觉得解脱了,轻松了,对着张二郎一丝幻想喜欢都抹消了,却会忍不住流眼泪?

    今日大胆的举动,几乎是平时的自己不可能做出来的,田叶思来想去,还是说出了那句话,就当是正式的告别罢,告别那段青葱的时光。

    哭着哭着,田叶突然笑了起来,直到这一刻,她才觉得自己是真真正正彻底想开来,放下了。

    田筝迷迷糊糊中快要睡着时,突然听到旁边田叶的笑声,不由道:“姐姐,你笑啥呢?”

    田筝从床上坐起来,道:“没啥,你睡罢,我回自个儿房间睡了。”

    一时间,田叶几乎是落荒而逃,因为妹妹之前的镇定从容,令她突然从心底依靠起来,遇见这事儿,就想找田筝倾诉,像今天这般,其实很不该与幼小的妹妹商量。

    一切通透后,田叶才忽而觉得羞耻,此时哪里还能坦诚的与妹妹同床共枕。

    翌日,太阳一早就出来,田筝准时的醒过来,一整天忙碌的生活开始了。

    没过一会儿,魏小郎就跨进了田家的大门,昨天时,他就与田老三说过,今早就一道去园子里摘水果,早上醒来,打了半个时辰拳,洗了把脸,这不马上就过来了。

    见田筝在水井边择菜,他笑嘻嘻问道:“咱们家箩筐在哪儿?田伯呢?”

    田筝指指屋檐下摆放的一排竹筐,然后道:“你直接去罢,我爹娘和姐姐已经在园子里了。”

    今天要往县城送一批果子,顺便把田玉景接回来,田老三与周氏天还没亮,就起床往村尾果园那儿忙碌去了,家里只需留一人,田叶起来亦上山头了。

    魏小郎走过去拿了扁担与竹筐,精神抖擞的出门了,临到门槛时,想起来什么事儿,特意回过头来道:“我想吃韭菜鸡蛋粥呢,你有空弄出来啊。”

    今天田筝负责朝食,想想他的要求倒是不难做,在菜地里割一茬韭菜,打几个鸡蛋混合着粳米熬就是了,炎热天喝点粥水也不错,田筝爽快答应道:“行啦,你放心罢。”

    得到肯定答复,魏小郎满足了,高高兴兴的就去山上干免费体力活了。

    魏秀才他们把小儿子饮食交由田家打理,可是顺道交了五两银子的伙食费,看在这样大笔钱财上,田筝也不能虐待了魏小郎啊。

    于是,想着喝冷粥才舒坦,粥熬完后,立时就盛了一盆井水,把粥锅浸在水盆里去热,做完这一切,才去干别的。

    作者有话要说:╭(╯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