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穿越之种田难为 > 第39章

第39章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穿越之种田难为 !

    “他那烂命,哪能跟你比,春草你可不能有这种傻念头!姐今儿来,可是有好事要与你说道的。”周氏安抚的劝着周春草。

    一边,周春生已经去厨房捣了两个碗,装了热水过来,道:“阿琴姐,筝筝,家里没啥,只用红糖化开的水,凑合着喝一点吧。”

    周春生说完,正要退出去,周氏忙把他叫住,道:“春生,我这次来,是给你姐姐相中了一门亲,你也留下来听听。”

    周春生脸上的惊讶掩饰不住露了出来,出于对姐姐的关心,就依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再开朗的姑娘,说到婚事上也免不了羞涩,而春草与其他小姑娘不同,她大大方方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道:“只求着别是周赖头那样的人就好。”

    周春生立刻不满道:“姐,你哪点不比人好?等我出息了,定会给你找个好人家。”

    瞅着他气呼呼的样儿,周氏打笑道:“春生,你姐从小没白疼你呢……不过,婚姻大事,哪里有小舅子做主的。”

    周春草道:“边儿坐着,别打扰人讲话。”

    周春草家里虽然简陋,但是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兄妹两个穿着补丁的衣裳,洗得泛白了,不过看那细密的针脚,她的针线活应也不错。田筝在一旁听着,对于娘亲要与人做媒,起初很吃惊,现下亦十分好奇她要说哪一家的小伙子。

    周春草表面上瞧不出什么,但那灵动的眼睛也泄露了一丝不安和期待,田筝想,她对于婚事绝不像表面那样无动于衷吧。

    周氏道:“我婆家么叔如何?”

    周春草瞪大眼,很是不解,祈盼的目光瞅着周氏,静待她接下来的话。

    周氏笑看着呆掉的姐弟俩,才说道:“我们么叔人品才貌可是不错的,干活特别勤快,村里好多小姑娘喜欢呢。”

    别说周春草姐弟呆掉,连同田筝都惊呆了。没想到是五叔!田老五虽然有些幼稚,爱逗着侄子侄女玩闹,人又贪嘴,心地是真的很好吖!他长得很有一股子现代花样美男子的相貌,只是……会不会太小了点?

    十四岁半,在后世还是个初中生嘛?嘛?而且田老五如今只一米七不到吧?肯定还能长个子,老田家人个子都比较高大。田筝面对着这个么叔时,心里隐隐的还以长者自居呢。

    周春草上次去田家时,已经是六年前了,对田老五的印象就停留在一个毛孩子的感觉。一时就无话可说,不是嫌弃田老五,只觉得自己与人家并不般配,她比人大这样多……

    甚至,他还没有自己弟弟年纪长……

    周氏挑眉,道:“你这丫头不满意?”

    没等周春草回话,周春生抢着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说得有些急,但意思表明了:“阿琴姐,那我姐嫁过去,不就与你成了妯娌?那敢情好,我认为不错。”

    “春生都觉得不错你还犹豫什么?”周氏看着终于脸色羞红的姑娘,接着说道:“且如今我们五房分了家,你过去了也不用担心几房妯娌不睦。么叔现下与公婆住着,以后你有了孩子,还能帮衬着带孩子。有啥不好?”

    田家分家了?周春草蓦地睁大眼,憋了好长时间,才红着脸憋出了几个字,道:“他这样好,如何能看上我?”

    “现在知道害羞了?”周氏啧啧了一声,端了桌上的红糖水喝了一口,放下碗就接着道:“这你无须多思。你以为我能说出来是得了谁的吩咐?没我婆婆发话,我哪里敢给么叔做媒?你就放心罢。”

    听说是尹氏发话,周春草愈加羞愧了,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道:“对方应是知我家拿不出嫁妆罢?姐你明白的,我家是一条多余的凳子都没有的。就怕他……他若是嫌弃……”

    说罢,眼眸暗淡。

    周氏道:“家里又不是图媳妇嫁妆的人家,婆婆若不是先知了你的情况,哪里会冒冒失失跑来说媒?都说了让你宽心,你只同意不同意就行了。”

    一直以为的心病去除了,周春草开怀的笑道:“跟阿琴姐做妯娌,上赶着求神拜佛都碰不到的好事。我哪里不同意?”

    就知春草性子利爽,征得了同意,周氏又问:“二华叔那里?对了,他这是去了哪儿?”

    周春生道:“去了大伯家喝酒,阿琴姐你放心,我爹那里不是问题。你就说我们家全部同意就行了。”

    他发这话不是无故放施,小时候爹在外受了气,就老骂他们姐弟出气,可如今自己拳头比他厉害了,挥起拳头发起狠来,爹也不敢再过份。是以,周春生是不怕他爹的。

    周氏道:“晚间我再过来跟二华叔说一声的好。”

    几个人又说了些其他事情,周家姐弟一再留她们晚间来吃饭,周氏只道家里给备了饭菜,最后还是带着田筝回了周二舅家里。

    周氏办妥婆婆交代的事,心头大石算放下来了。如此顺利,还亏得周赖头这些日子的骚扰搅局,周春草原本打算给弟弟娶了媳妇,再仔细考虑自己的事。到时候,即便真的嫁不出,只得把条件放到做别人续弦上了。

    在春草家一坐就是大半天,回来时,周姥姥正在树下折豆角,田叶在一旁帮忙理菜,周氏见了,自然也蹲下来帮着一起折菜。

    周姥姥把手里折断的豆角扔进框子里,问道:“春草那丫头同意了?”

    周氏点了点头,回道:“只是没见着二华叔,晚上还得去一趟。”

    周姥姥想了会儿,便道:“晚上我跟你一块去罢。”

    有个长辈陪着,也好,所以周氏也没有拒绝。

    一把豆角弄完了,周姥姥看田筝两姐妹对菜地里的菜很好奇,便呵呵笑道:“你俩是想吃丝瓜还是苦瓜啊?姥姥今晚就做一道丝瓜蛋花汤给你们喝怎么样?”

    实在不是田筝爱好奇,而且二舅家栅栏上丝瓜苦瓜太多了,随手就能摸出一根,而围成了圆形的栅栏全部被丝瓜苦瓜的藤蔓覆盖满了。这一副画面,很有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她想,若是她老了那一天,在树下摆一张躺椅,看着这幅画卷,亦很美妙啊……

    田叶道:“姥姥,只不要苦瓜就好。”

    田叶不爱吃苦瓜,嫌苦……

    “这孩子!”周姥姥摇头笑了笑,又道:“姥姥做的苦瓜不苦,今儿给叶叶做酿苦瓜、酿辣椒,还加上酸辣拍黄瓜怎么样?”

    周氏师承周姥姥,姥姥手艺自然不差。光是听着这名字就流口水了。田筝抢着答道:“姥姥,别理姐姐……我可爱吃苦瓜了。”

    周姥姥朗声道:“行,咱做了酿苦瓜不让你姐吃。”

    周小妹嫁得远,一年才回那么一两次,周氏嫁到鸭头源,也是几个月才能回家一趟,周姥姥是真的喜爱外孙子女,基本上周家姐妹带了孩子家来,她是要什么只要家里有就给什么,宠孩子上天……

    周姥姥还托了上县城卖菜的同村人,傍晚回来时顺道在县里称两斤肉回来。本来想杀一只鸡,被周氏极力阻止了。

    鸡可是能下蛋的,又不是十年八年没回来的人,用不着这样耗费。二哥二嫂虽然不会真的计较,但周氏可不愿意让他们有多心的可能。

    周姥姥说到做到,五点钟就开始准备晚饭了,黄瓜让周旺兄弟俩带着田筝去摘回来的,顺带扯了些大蒜苗,做拍黄瓜时,加点蒜苗根进去,味道会更辛辣美味。

    一道酸辣拍黄瓜刚出来,很快就被孩子们分吃完了。

    最后,周姥姥又重新做了一碗出来。

    酿苦瓜、酿辣椒其实是很简单的,跟现代湘菜煎酿三宝的做法一样,关键还是馅料要剁得很劲道。

    选用的是肥瘦相间的五花肉,细细切成丝然后再用刀背剁碎,周姥姥年纪大手劲也没那么大了,这项工程还是由周氏来做。

    肉剁成陷后,周姥姥加了黄酒、酱油、盐巴、小葱进去调味,另外还有一种有特殊香味的佐料,这里的俗名叫‘金娥蒜’,好在田筝以前种过,知道它的学名叫九层塔,也是剁碎了与肉馅搅拌在一起。

    周家人口多,肉不够,周姥姥为了多一些馅料,就加了磨碎的细米粉进去,这样子下来,酿了满满一大盆苦瓜和辣椒。

    田筝姐妹俩凑热闹,也跟着做了几个酿。

    酿辣椒和苦瓜,分成了两种做法,一个上锅蒸熟,在淋一些油到酿苦瓜上面。这做法既不会热气上火,苦瓜还能消暑。

    另外就是用油煎熟。油煎的味道香味扑鼻,田筝个人口味比较爱吃煎出来的。

    想要苦瓜不苦,烧菜之前把苦瓜放在沸水里面焯几秒钟就行了。周姥姥做出来,田叶那不爱吃苦瓜的姑娘都忍不住吃了几个。

    晚饭周大舅和大舅妈王氏带着孩子一起过来了。

    周大舅问了些田家的情况,就开始闷不吭声的低头吃饭。倒是大舅妈周王氏抓着周氏说了好些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