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穿越之种田难为 > 第32章

第32章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穿越之种田难为 !

    听得尹氏的话,胡氏咋呼呼的冲进堂屋,拎起田玉兴的小胳膊,二话没说,直接一巴掌就抽了过去,立刻把田玉兴抽得哭起来更加大声。

    胡氏嘴里大声骂骂咧咧道:“哭什么哭?你娘还没死要你哭丧啊!我是有饿死你了吗?嘴巴那么刁那么金贵?这里的菜也是你能吃的?”

    “啊……啊……嗝……”田玉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脸色紫红。

    不待尹氏说话,田老汉拧着眉毛不悦道:“吵什么呢?你有那功夫打孩子还不赶紧把孩子带回去?”

    公爹的话还是有威信的,胡氏住了口,原本还要再骂些不堪的言语,此刻也不敢了,赶紧的强行将田玉兴抱了下去。

    杜妈妈冷眼瞧着这一出闹剧,心道:穷泥腿子就是穷泥腿子,一点教养都没有。

    田红陪着黄氏和两个弟弟在厨房里面用饭,自然也很快就清楚了堂屋的闹剧,黄氏吐了一口口水,唾弃道:“作死的胡氏,看我哪天不找机会收拾你。”

    田红心里也不高兴,但还是拉拉黄氏道:“娘,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婶那小鸡肠子,你跟她计较作甚?没得惹自己一身火气。”

    黄氏一脸的鄙夷,道:“若不是我闺女大度,我非得跟胡氏好好计较一场。”

    哪里来的教养在别人女儿回门宴席上闹腾的?谁家也没见过这样的人事!

    田玉乾和田玉程两兄弟呼噜呼噜的夹着菜往嘴巴里面塞,看着娘亲那么激动,很是不理解,田玉乾喝了一口汤进肚子,抽空回道:“娘,吃饭就吃饭,说那样多干啥?”

    黄氏一听,还没泻下的火气顿时又蹿了起来,扭身就要去揪大儿子的耳朵,被田玉乾灵活的躲过了,于是只能骂道:“你姐姐真是白疼你们这俩小没良心的了,姐姐在家里受了委屈也不晓得吭一声,还要来教训你娘,今儿是肉吃多了罢?”

    田玉乾只觉得娘亲无理取闹,淡淡道:“要怎么撑姐姐?出去打二婶还是打六弟弟一顿啊?那是长辈和弟弟,帮姐姐撑腰不是靠嘴皮子说的!”

    黄氏作势就要敲大儿子一个脑子,骂道:“你还有理了你?这么大没吃板子了是吧?”

    田玉程也觉得哥哥说的有道理,便劝道:“娘,大哥,都少说几句吧。今儿姐第一天回来呢,你们吵架是为何呀?”

    黄氏给小儿子夹了一块烤得焦脆的乳猪皮,道:“还是阿程明理,哪像你哥这个二愣子。人家欺负上头了还感恩载德呢。”

    田红看着两个弟弟,大弟弟十四岁再过两年,也快要讨媳妇的年纪了,愣是愣了点,不过平时干活卖力气,如今跟着爹伺候庄稼也能独自完成了,而二弟弟,性子沉稳些,有一点小聪明,两个弟弟都是跟在她屁股后面长大的,若是她日子好过了,自然也不会忘了弟弟们。

    家里有娘亲掌着,凡事也不吃亏。田红默默的埋头吃饭,突然又想着丈夫还要几天才能到家呢?

    一颗心除了给家人,还分了大半到宋东南身上了。

    这一顿午饭,热热闹闹的吃了一个多时辰才吃完。

    黄氏就把田红叫到房间去说私己话,房门,窗户都关闭得紧紧的。等母女两个坐在一张床上时,黄氏首先开口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那婆婆难伺候吗?”

    田红是个要强的,哪怕是亲身母亲,也不想给她知道自己的狼狈,于是挺直了腰板,语气笃定道:“娘,你瞎想啥?我那婆婆虽然有些性子,但还是好相处的,对我也如亲生的一般。”

    黄氏以己度人,想若是乾哥儿两兄弟娶了媳妇,她绝对做不到把人家当闺女,就是不作践人,始终也得拿捏一下婆婆的款,对田红那话,心里就信不过,只是看闺女日子好过,受点婆婆的刁难算得什么?没看今日闺女那么风光回来呢?

    黄氏又问:“大郎会疼人不?”

    一听疼这个字眼,田红刷的红了脸,低头嗔道:“娘亲问的什么话呀。羞死人了。”

    这可真是仁者见仁,淫者见淫,黄氏本身没往那方面想,此刻见了女儿那脸蛋,便有意调笑道:“你也是出嫁的女人家了,跟娘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田红撇过头,不依道:“娘!”

    “好了,我也不笑话你了。”黄氏特意停顿了一下,接着严肃道:“你也要注意着,能早点怀上就早点怀,孩子还得亲生的好。”

    别人的孩子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黄氏虽没亲身经历过,也听过很多继子女长大后作践后母的事,大抵都那样罢。

    田红羞道:“娘,我省的。”

    黄氏又问道:“你那两个继子女怎么的?现在可交由你管着了?”

    要说这门亲,最糟心不过是前任留下的子女罢。当然,黄氏也是最关心这个。

    宋家前头留下那两个,女儿名字叫宋明荷,男孩名字叫宋明远。因年岁小,现在还看不出来,明面上都是听话的。知娘亲想了解这些,田红便道:“荷姐儿和远哥儿都是乖巧的孩子,都有来给我磕过头,开口喊了我娘亲,如今我婆婆带着他们,说是我熟悉了家里环境,就丢开手给我带。”

    黄氏先是听得点点头,后却道:“若是你婆婆不提及,你就别主动揽过这事。待他们平常就好,反正宋家也不会饿着孩子,你要服侍好姑爷才是关键。”

    田红也是这么打算的,所以很是认同娘亲的话。于是就点头回答:“婆婆爱带着他们姐弟,就让她带罢……他两个孩子也是认人的了。”

    接下来母女两个又说了许多的体己话,眼看太阳要落山了,黄氏就很想留田红在家里住一晚,便问道:“你在家里住一晚吗?”

    田红撇嘴,道:“那杜婆子拿着我婆婆的尚方宝剑呢,我婆婆交代了日落前得回家。”

    黄氏道:“娘看那杜婆子也不是个省心的,你要防着点她,你都这么大了,多长些心眼,不要吃亏。”

    这哪里需要黄氏提及,田红是十分厌烦杜妈妈的,若是她当家了,指定给打发了,哪儿凉快哪儿去罢。

    没过一会儿,杜妈妈就来敲门了,“娘子在里面吗?老夫人交代了要赶早家去。”

    “行了。我来了。”田红对黄氏露出一个你看吧的神情。

    黄氏早就收拾了给女儿的东西,虽然没留下人过一夜,今晚的回门她还是很满意的,便道:“你拿着这些回去罢,对了,过几日家里就建房子了,你爹在村头那里看好了地块。赶明儿建好了我托人到镇上跟你说一声。”

    家里建房子是在未嫁之前就着手准备了,田红听了也不惊讶,便道:“早日建好罢,娘亲也不用跟他们住在一起了。只得辛苦爹娘和弟弟们,我不能回来帮忙了。”

    黄氏道:“要你帮什么忙。”

    说罢,两个人一起走出房门,田红又一一去拜别了田老汉和尹氏,还有几个叔叔婶子,最后才慎重的拜别爹娘。在杜妈妈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那车把式跟着吃了酒席,吃得红光满面的,也是连连跟老田家的人告别。

    田老汉道:“老兄,这大傍晚上了,夜里路黑,可要担心着。有劳您给送她们二人平平安安回去。”

    那车把式爽快道:“放心罢,老兄弟。”

    说罢一甩鞭子,“走咧……驾……”

    目送着马车愈来愈远,黄氏压下心里的不舍,转过头面带笑容得问其他妯娌,说:“中午的肉菜还有剩些,你们哪个想要的,就去我那儿端点过去吃。”

    胡氏和刘氏,包括周氏,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畅快,这种施舍般的口吻,换谁谁心里都要有点不大爽快。

    特别是胡氏,心里老不痛快了,不就嫁了个女儿鸡犬升天了吗?近来黄氏老在几个妯娌面前显摆,不过不舒服归不舒服,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胡氏故意尖着嗓子道:“大嫂子如今攀上了富贵人家,赏我们一点残羹剩饭我们哪里会嫌弃?只盼着这样的残羹剩饭多些呢。”

    黄氏在心里撇嘴,残羹冷饭我都不想给你呢!

    刘氏倒是乐呵呵笑道:“大嫂子的东西,我可不会嫌弃!倒真是盼着多多益善才好。”说罢,捻了下手帕,大声道:“哎呦……今儿红丫头带回来的金猪,可把村里人羡慕的。老田家这回都跟着长脸了!”

    这话黄氏爱听,于是笑着道:“也是大郎家境好才有的。若是我事先知道,我一定不让他们费这银子。”

    适当的恭维还是必要的,周氏也笑着道:“大嫂你还嫌弃闺女姑爷孝顺不成?这么好的闺女姑爷我想要都来不及呢。”

    几个人都笑了,刘氏笑弯了腰,拍着手道:“三嫂,叶丫头和筝丫头搁这儿还是黄毛丫头呢,你就琢磨起女婿来了。看来,我也得提前给园园物色人选了。”

    说说笑笑间,天色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