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穿越之种田难为 > 第11章

第11章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穿越之种田难为 !

    田家这四个媳妇,除却周氏还较为本分外,其他三个都很是掐尖要强,为了点子鸡毛蒜皮,就想要争个高低,这个田筝可是深有体会。

    平头百姓也没什么娶妻娶贤的概念,庄稼汉子能老婆孩子热炕头,就已经是顶好的日子了。

    田叶对这个宋家,也有耳闻,于是也问刘氏:“大姐同意了吗?”

    刘氏道:“你大姐说了,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

    看样子也是同意了。

    刘氏又笑道:“宋大郎那样貌身板子,十里八乡都是拔尖的!没婚嫁前,你是不知道多少年轻姑娘偷偷喜欢着呢。”

    唉!估计田红是看上宋大郎的相貌了。想不到田红也是外貌协会的。田筝呼出一口气,前世在某涯看了多少八一八我那什么极品之类的帖子。看完后,都快对世界累感不爱了。

    如果她还能穿越回去,田筝一定要去某涯开贴八一八自己在古代那些苦逼的日子!

    想远了!根据穿越定律,这是单程票啊!绝对回不去的。

    此时,在东厢大房的房间里,田老大自己去厨房弄了些饭菜吃,吃完饭就出去做活,剩下黄氏和田红还僵持在屋子里不愿意出去。

    田红眼见父母为了自己的事,跟爷爷奶奶闹得这么僵,心里也不好受,就对黄氏说:“娘也真是的,你怎么能这样子说我奶吖!”

    黄氏瞪她一眼,“你这个死丫头!我是为了谁操心啊?敢情我还操错了心?”

    田红道:“那爷爷奶奶不同意,我们怎么下台?”

    黄氏挺起胸膛,“她不同意也得同意!反正你爹跟我是通气的,就是他们不同意,等我们分了家,娘还会帮你找个比宋大郎更好的。”

    田红感觉脸烧起来,跺脚不忿道:“娘!”

    黄氏笑了,“死丫头知道害羞呢!你奶那个偏心眼,我知道她手里拽着钱想给你五叔找了人家,才会考虑你们的事,娘可不能等,我必须抓到主动权,再说她以为我不知道啊,她帮你相看的那张大柱家的张小圆,那是个什么人家啊!比咱们家还不如呢,娘可不想让你嫁过去连饭都吃不饱。”

    田红低着头,黄氏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黄氏又道:“宋大郎一表人才,是家里的独子,家里又开着铺子,上头只有一个老娘,等她翘了辫子,以后你就当家作主。这日子有什么不好?再说了,大郎就是脾气急躁了点,哪个男人脾气不急?就是你爹、你爷,也有脾气急起来打人的,咱们女人家,只要做好了本分,男人能不讲道理?”

    黄氏认为自己也算拳拳爱女之心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不就是图温饱?她这么做是没有错的!

    田红作为老田家第一个孩子,受到的关爱是比其他孩子多的,加上她又是大房唯一的女儿,不比其他堂姐妹需要争宠博得父母关爱,她性子向来是大方稳重的,对于母亲黄氏的话,心里隐隐的有认同感,田红在处事上一向不觉得自己差,想着嫁去宋家,伺候丈夫,孝顺婆婆,善待前头的孩子,自信她都能够做得到。

    所以,田红对这门亲事一点没抗拒。

    再说,黄氏提到的张小圆,田红真没想到奶奶居然想把自己嫁到这样的人家。

    张家兄妹五个,除了张小圆是大儿子,下头还有四个妹妹,虽然也是独子,可是这么多妹子,往后得出多少嫁妆啊?再说他们家田地又不多,温饱都不行。

    两相对比,田红当然愿意嫁给宋大郎。

    如果田筝在场,估计就能理解尹氏的想法了。尹氏选择张家,按她的想法,张小圆是独子,以后下面妹子出嫁了,能不帮扶着唯一的兄弟?张大柱两口子老实本分,不是个会为难媳妇的,张小圆这孩子干活又踏实又勤奋,四个妹妹和和睦睦,做起农活来,这四个女孩子都能顶得上男子了。

    现在日子是辛苦点,很快也会好起来的。

    尹氏是觉着张家前景好,把田红嫁过去不吃亏,可她不明白大房想要的,大房是看到眼前的利益,哪里想让女儿去吃苦?攀上宋家,大房也能得利,比如田三妹就是个例子,过年过节,唐姑父送的礼多丰富呢,要去镇上办什么事,有唐家帮忙,也比平时容易多了。

    两方价值观不一样,这才产生这么大矛盾。

    大房为这都闹到要分家的地步了!

    田筝估摸着大概是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尹氏就独自回来了,当时田筝在给鸭子拌食,在一些空置的菜地里面挖了些蚯蚓什么的回来,用一个瓜瓢装着,回来后,合着一些菜叶子一起准备喂给鸭子吃。

    见着尹氏往屋里走,就喊道:“奶奶,你回来啦。”

    尹氏点了头,问:“你娘她们几个去了哪里?”

    “去了菜地浇菜了。”

    尹氏道:“筝筝你现在去把你娘、你四婶她们喊回来。”

    田筝应道:“那我马上去。”

    说完,田筝把拌好的食物放进鸭栅栏里面,飞快的跑去打了水洗手,正准备走的时候,尹氏又把她给叫住了。

    “筝筝去完了菜地,顺道再去田老酒家打两斤酒回来。这里有十个子儿,田老酒家的米酒是五个子一斤的。拿着这壶,两斤刚好满上。”

    田筝接过了十个铜板,拿着酒壶,心里嘀咕,这不是闹着矛盾吗?怎么倒叫自己去打酒了?

    看尹氏的脸色寻常,倒瞧不出什么心思。

    唉,反正她也只是个小孩子,有什么事情也轮不到她插嘴的地步,还是老老实实帮长辈跑腿去吧。

    田筝去了菜地跟周氏她们说过后,就往田老酒家去,村子是挨着大山脚下建立的,整个土地是由高往低处的地形,田老酒家处在上游,田筝往那儿走的时候,刚好经过魏小郎家,魏小郎正牵着七宝在遛狗呢。

    “是天真妹啊!七宝,咬她!”

    卧槽!这二货!田筝满头黑线,抱着酒壶绕开了去。

    “汪汪……汪汪……”七宝是头没主见的狗,让干什么干什么,这不,魏小郎一指使,它就对着田筝狂吠。

    田筝忍不住骂道:“卧槽!魏小郎你又想打架啊!”

    魏小郎叉腰,撅着嘴,面露得意,“我才不跟你打架,你跟我的七宝打吧,看你怎么奈何我的七宝。”

    七宝也就是一条小奶狗,我还真怕它啊!田筝实在是气死了,跟个小屁孩又不能计较,所以当初就不能跟这样的二货霸道熊孩子计较!

    这时,魏家的大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身高估计一米七左右的年轻男孩,长得很是眉清目秀,穿着藏青色的衣裳,举手投足间,很有一种说不出的风范,这人就是魏文杰。

    魏文杰先是对田筝歉意的一笑,说了句抱歉,然后严肃的看着自家弟弟:“小郎,你又调皮了,还不快回来。”

    前一刻还张牙舞爪的魏小郎,立马像霜打的茄子,焉了。

    小屁孩什么的,田筝也没打算跟他计较,提脚准备继续走人。

    魏家娘子却走出来拦住她,道:“筝筝,很久没看见你了,进来屋里坐一会儿。”

    魏娘子许是日子过得比较好,保养得很不错,也就像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田筝前身记忆中,她对自己是很不错的。

    果然进了门,就抓了一把花生和几块糖塞给田筝。

    “谢谢婶娘。”田筝忙道谢。

    魏娘子轻声问:“你们家今天就要分家吗?”

    “啊?”田筝自己都惊讶了。

    魏娘子:“是我想岔了,这样的大事,你一个小孩子家的怎么会清楚。”

    “我奶奶让我去田老酒家打酒呢,我不知道要分家呢。”

    “分了家,对你们三房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魏娘子感慨道,她停顿了一下,才说:“那筝筝你赶紧去吧,以后得空到家来陪婶娘多说说话。”

    “嗯,我晓得。”

    待打好酒,提着东西走在路上,田筝心里一直砰砰的跳动,老田家要分家,连魏娘子都来过问,看来这事也八|九不离十了。

    要知道魏娘子不是好八卦的人。

    可这也太快了吧!

    田筝本来估计,要分家至少得三五年,五叔娶了妻,大堂姐二堂姐嫁了人,大堂哥几个也该娶妻,家里矛盾愈来愈多,有人彻底爆发,才会分家。

    没想到,田老头和尹氏做事这么决断,这家说分就分了。

    田筝私心里,是希望分家的,不说别的,以后她想做什么事,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家里有能力支持,田老三和周氏应该会依着儿女们。

    况且她打算做肥皂,原材料油脂根本不可能偷偷摸摸弄来……

    再说了,现在这么一大家子的人,每天为了谁多吃一口饭,谁少干一点活,熊孩子们都能吵半天,烦都烦死了。

    分了好!各过各的,谁也说不着谁了!就是吃肉,也不用藏着掖着。

    想着想着,因着这可能的结果,田筝心里高兴,连走路的步子都轻松了。

    到了家,把酒交给了尹氏,就被打发来厨房打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