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中文网 > 穿越之种田难为 > 第9章

第9章

灵异中文网 www.01zw.com,最快更新穿越之种田难为 !

    尹氏虽然把从唐家带回来的剩菜都收进了自己房间,晚上时,她自己先把整鸡鸭、荷包肉这类水分不多,保质期常的挑出来锁上,然后吩咐人挑把容易变质的一类菜拿到厨房热了当晚餐。

    “哎呀!六丫,你看什么呢?浓烟都这么多,火都快熄灭了。”四婶刘氏负责热今晚的菜,她站在灶头被烟熏得呛出声。

    田筝之前在观察厨房看有无什么空置的瓢盆婉罐之类合用的东西,手却没停住往灶里填柴火,结果柴火多了,压得火快熄灭了都没看到,她尴尬绕绕头,赶紧拿了吹火筒吹,大火很快燃起来了……

    刘氏装盘后,对田筝道:“行了,熄火吧。”

    趁刘氏端菜出去的空隙,田筝走到橱架下,扒拉出一个盆,盆口有四五个海碗大,是用来洗菜之类,可惜了,是个铁盆,就不能用来做肥皂了。

    电子称和温度计这类现代工具,实在找不出来,只能凭感觉了。她相信做多了,就能把握好度。

    但是找个代替不锈钢盆或者烧杯之类耐高温的,却很不容易。

    厨房倒是有很多陶罐子,实在不行只能先用这个了。

    鸭头源村的人吃的油有两种,猪油和茶籽油,这两种油都用个小罐子装着,分量不多,用完了后再去问尹氏领,家里的油罐子尹氏可是把关的很严的。

    田筝心里转了好多个弯弯绕绕,最后肯定自己一定说服不了家里长辈投资自己做肥皂,首先要用这么多油尹氏就绝对不同意!

    唉……田筝最后决定找个同谋,先找个地方把成品做出来,有了硬通货,才有资本说服家里人。

    “你在这里干什么,你还不去吃饭啊。”田筝发呆时,姐姐田叶端着碗过来了。

    田筝眼睛一亮,自己亲姐不就是最好的同谋嘛!

    田叶这小女孩心地好,心又软,关键特别疼弟妹,找她帮忙准是没错的。想通了所有关节,田筝心里终于舒坦了,这下也有了食欲。

    吃饱了晚饭,天色早已经黑下来了,一家人各回各房洗漱准备睡觉,田老三晚上得去上村头的庄稼地里放水,放水是个辛苦活,这地方现在雨水不多,大家都想有个好收成,首先得保证田里水分足够,抢水就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了,要留人守在田地上边。田老三估计会很夜才会回到家里。

    周氏去厨房端热水过来,准备给三个孩子擦下脸,田玉景照常是很不喜欢洗脸的,吵闹着不要洗。

    田筝推开房门进去,见到软萌弟弟又在躲避洗脸,笑道:“阿景你老老实实洗完,姐给你糖糕吃。”

    田玉景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真的嘛?筝筝姐?”

    周氏也笑骂:“你哪里来的糖糕,别糊弄你弟。”

    田叶已经拆了头绳,把头发放下来梳顺了,打算洗完脸就上床睡觉了,田筝特别得意,贼兮兮的小声道:“我给你们看看吖……”

    为了躲避二房、四房那些熊孩子的眼睛,田筝可是实实在在的憋着没把藏在身上的东西解下来,要知道光田芝那小眼睛,今天可是一刻也没停止注视着她,憋到现在,终于确定安全了才敢解下来。

    东西用一层油纸,然后再盖上一块干净的帕子,裹好了就藏在田筝的袖口里面,不过事先田筝是通过田红问三姑姑借了针线,在袖子里面缝了一个口袋,这样走路干活什么的也不会掉出来。

    袖子缝上口袋后,她觉着以后藏私房钱什么的也很不错。

    田筝为了藏点东西可谓费尽心机。

    田叶、田玉景、连同周氏都用神奇的眼光看着田筝把两边的袖子卷起来,掏出了两包东西,没错了,为了平衡,她两边袖子都卷了东西。一包是用红糖加细米粉蒸出来的糖糕,紫褐色的,咬一口松软可口,这是唐家宴席上特意做的糕点。

    另外一包是两小块肥瘦均匀的荷包肉,也是用油纸包好了的。

    田玉景见真有东西,裂开嘴笑了:“筝筝姐,你好厉害呀!”

    “嘘……”,田筝赶忙捂住田玉景嘴巴,“小声点,不能说什么知道吗?”

    田玉景重重点头:“嗯!”

    周氏摇了摇头,对小女儿那么多的小心眼着实有些无奈,只能骂道:“三姐妹赶紧分吃了,以后这种事别再做了知道吗?叔伯的堂姐弟也是你们亲姐弟,凡事别分的那么细。姑娘家做人要大方一点。”

    就知道会被批评教育的。

    田筝摸摸头,听话表示明白了,她把那两块荷包肉递给田叶,道:“阿景这个你别吃了,这是留给姐姐的。姐你快尝尝看,可好吃了!”

    尹氏把剩下的荷包肉收起来了,肯定是要分几次吃,时间长了味道也没那么好了,再说了,轮到田叶嘴里的,能有几口呢?

    田筝去之前就已经打算一定要省下嘴里一口肉给田叶带回来的。

    刚穿来那段苦不拉几的日子,要不是田叶这个小姑娘无微不至的关爱,田筝她真的会发疯的。叫田叶一声姐,她真的是叫得心甘情愿的。

    田叶接了肉,要往田筝嘴里塞一点,田筝还不肯,怎么着她也是个心理年龄二十好几的人了。

    “姐,你吃吧,我在三姑姑家吃了好多了。”

    田玉景这个小孩也会劝人了,“叶叶姐,我们都吃过了哦。你吃吧,可好吃了!”

    周氏见姐弟几个团结友爱,内心还是妥帖的,“叶叶听话,这是弟妹专门留给你的。你要领着弟妹的情,弟妹还小呢,以后作为姐姐要在娘看护不到时,多照顾弟妹。”

    “嗯。”田叶终于小口小口的把肉吃进嘴里了。

    那一刻,田筝突然很感动,这种淳朴的兄弟姐妹之情的关爱,是现代不缺吃喝的小孩子们永远也体会不了的吧。

    前世,她跟哥哥虽然打打闹闹,也互相争抢东西,但田家家庭条件本来就好,并不会忽视哪一个,每次有东西都能做到按各自喜好公平分配了。并没有这种来自生存压力的切身体会。

    周氏掀开了田筝的袖口,特意看了下那两个口袋,“你这丫头,是从哪里想来的点子,这样子缝个口袋装些小东西倒是不错,回头娘去找些碎布头来,给你爹衣服上也缝补几个。这可比荷包好用,还不怕弄丢。”

    田叶也觉得不错,“就是筝筝的绣工太难看了,这件衣服还得拆了再缝过。等衣服换下来洗干净,我再给你缝一次。”

    这创意可不是田筝自己想出来的,说着有些心虚,“我就想着怎么藏东西不被发现呗。”

    大凤朝无论是上层富贾还是底层贫农,使用的都是荷包之类的,在衣服上缝口袋这样不雅致的事,也没人会想到这么做。

    “叶叶姐,你给我也缝一个吧。”田玉景瞧新鲜,也想要。

    周氏看着孩子们,笑道:“都有,娘给你们缝。”

    一连几日,田筝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地点实行自己的计划,这日早晨,背着竹篓拿着割猪草的小刀,一路跟着田叶去打猪草。

    这年头,家家户户都养鸡鸭猪,人尚吃不饱,何况是牲畜呢?现在田地里面种满了庄稼,不像冬天空置的土地会长些野菜,家家都要打猪草,人多了,附近的地方几乎是没有能给猪吃的东西,只能往远的地方,没人住的地方,向深山里面走。

    因为早上雾气重,裤脚鞋子都被露水打湿了,踩着脚下的泥土,背上东西逐渐增多,负重加大了,田筝就有些吃不消。

    “姐,我们休息一下吧。”田筝喊住前面的田叶。

    田叶身后的竹篓也快差不多满了,她找了块平坦的地方,放下背篓,又搬了两块适合坐人的石头,这才去帮田筝的忙。

    “我们就在这里歇一会,把你竹篓装满了就回去。”

    四周幽静,只偶尔听到一声鸟鸣声,她们此刻是在一座山腹中,周围是一些不大不小的树木,再往里面走,就通往深山了。

    “姐,我们到底走了多久了啊。”

    田叶想了下,“应该有半个时辰吧。”

    “那走回去还得半个时辰,现在想打到好猪草要走这么远了。”

    田叶道:“一个多月没下雨了,等下雨后新的野菜长出来,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往山里跑了。”

    田筝突然发现了一处茅草屋,“姐,那屋子是干嘛的啊?”

    “你不记得啦?那是村里守山时临时住的。”

    她连猪吃的草都要跟田叶学着辨认,怎么会记得这种事呢?田筝就向那个屋子走去。这屋子屋体都是用的土坯,屋顶是茅草,屋子分为两个小间,有一张简易的木床,上面铺了些稻草,另外一间是灶房,虽然没有瓢盆碗筷,烧火用的家伙都是齐全的。

    “这个是轮到谁守山,谁家自己备煮饭的锅,”田叶解释道。

    田筝脑子里面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这地方不就是个绝佳的偷偷做肥皂的地方?她们可以借着打猪草的名义来这里。